門鈴響了沒有多久。

冥月架被鈴聲驚醒,踱下沙發的他走到大門前來開門的冥月架第一眼就看見展於歡那狼狽不堪的樣子,「你......你是怎麼了!?怎麼全身溼透了?」被展於歡的一身溼淋給嚇了好大一跳、大大地瞠著詫異美眸的冥月架伸手扶過展於歡,協助他進門之後,就把他按進沙發裡,心焦地問著。

他......看起來似乎很不好,以往炯炯有神的鷹眸此刻呆滯著,那之前的俊挺霸氣面容也現出一抹的疲憊,展於歡究竟是發生了什麼事了!?

冥月架懷疑地蹙著眉,不說話。

坐進沙發裡頭的他喃喃自語著,「我不再被需要了,他......」展於歡失神地喃喃說著,雙手痛苦地掩面,哽咽在胸口的氣息鬱結著,讓他直喘不過氣來地直伸手揪著心口,一臉茫然。

「我不知道我該怎麼辦......」

一連串接不上的語句讓冥月架思考著,大概推測出一個結果了,想必展於歡口中的那個人就是讓他拒絕他的情的人吧!?不然他不會把自己灌得爛醉如泥的,還跑來和他說這樣的事。

「你醒醒!於歡......」冥月架同情地伸手捧起展於歡的臉,難過地用手拍拍他的臉,他不能一直這樣傷心下去,再這樣下去只怕......

「小舞、小舞......」心傷地流著淚,展於歡不住地喃喃自語著,完全沒聽見冥月架呼喚他的聲音,他遲疑地張目凝望著眼前那看不真切的模糊人影,驀地眼睛一亮。

失而復得地使他頓時提高了聲音,「小舞!小舞!」展於歡一把用力猛地一抱,跟著把冥月架摟進懷裡,不顧他的掙扎。

「於歡!是我,我是冥月架啊!我不是『小舞』,你放手......」被緊緊扯住的手腕已然泛紅,被抓到他懷中的冥月架困難地掙動著,沒有辦法掙開展於歡的手,該死......

眼眸透出一抹難過的冥月架只得再呼:「展於歡!你醒醒!」咬唇地掙扎著,最後他還是被壓進沙發裡頭。

「舞!我的......」好像沒有聽見的展於歡一直不肯放手,「舞,你是我的......」說著,就低下頭來。

「唔!你......」突然被吻住的冥月架睜大眼眸,一種不該有的感覺油然而生。

「舞,我喜歡的是你啊!」拉過冥月架會掙動的雙手,展於歡制住他。

「你......唔!你放......」他不住地推拒,沒想到此時剛剛外出去買宵夜的聶澪進了門。

這是多麼青天霹靂的一幕。

而,聽見聲響而回過頭來的展於歡嚇了一跳,「銀天翼......」

聶澪和冥月架睜眸。

「放開呀你!」冥月架立即向展於歡揮了一拳,接著趕忙退到一旁,心上那抹厭惡的感覺還未消退,他只好顫著身子用手環住自己。

瞠目結舌的展於歡登時被冥月架的驚喊與聶澪的冷銳眸光給震得清醒,一句話也不說地就往門外踉蹌奔出。

望著展於歡的身影消失在大雨中,聶澪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再回頭瞅住冥月架瑟縮在沙發旁邊的纖弱身影,聶澪歎息了,隨即走上前去:「對不起,我回來晚了。」話還沒說完,聶澪就讓冥月架的一個大擁抱給撞倒在地上。

「這不是你的錯,月。」微閉了閉眼,他知道此刻說什麼都是多餘的,想必月受到的傷害也不小。

「我討厭那種感覺。」微搖了搖頭,冥月架闇著聲音道;忍不住低頭瞪住自己還在發抖的手,冥月架此時有種無力感。

「他不是故意的,別怪他。」吻吻月的頰側,聶澪低著聲音說著,任由冥月架賴在他身上。

「嗯......」

「現在很晚了,睡吧!」伸手輕輕安撫著冥月架的額與冷涼的背脊,聶澪的環抱與唇邊輕喃著的這句話是冥月架睡前聽見的最後聲音。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