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地聖使,久違了。」刃炎舞坐在柔軟的黑色沙發上,唇角掛著一抹笑花,模樣愜意極了,那悠閒的模樣像隻慵懶的黑貓般優雅。

其實他們銀色皇朝與凌雲門沒啥關係,只是凌雲門是他的另一個掩飾身份的地方罷了,所以為了這點,他在裡頭也認識不少幹部,例如眼前身為凌雲門的『四聖使』之一的苓弄羽。

邵星凡按著刃炎舞的示意也坐了下來,「好說了,代皇主。皇主人好嗎!?」他笑著問候,皇主的行蹤只有代皇主──刃炎舞才知道。

眼兒一飄,刃炎舞回道:「他人當然好囉!」

邵星凡但笑不語,因為他曉得刃炎舞並不想多談,只是純粹地說著客套話來的,但是卻讓他看不出他只是隨意敷衍他而已,嚴格來說他比皇主──銀天翼 還難懂。

刃炎舞衝著邵星凡咧嘴一笑,那張美麗到不似凡人的仙顏泛著一抹讓人猜不透的表情,如花瓣的柔唇輕啟:「別想太多。」似乎是看出邵星凡心底所想,他道。

邵星凡以笑掩飾自己的驚詫,「話說回來,我知道那隻狐狸已經有動作了。」

「那就按兵不動吧!反正『鑰匙』絕對不能給他!」刃炎舞頂著一張牲畜無害的美麗笑靨,那笑意似別有所圖。

「你是說聶澪會把『鑰匙』交出來嗎!?」邵星凡不懂,何不乾脆串聯聶澪演一齣戲呢!?這樣也比較安全呀!起碼他們能夠確定『鑰匙』安全無虞,他實在是不懂代皇主的打算,當然也沒法子左右他的做事方法。

不過,他會這麼做一定有他的盤算。

刃炎舞神秘地搖搖頭,忽而笑得縹緲如仙,「那『鑰匙』關係到澪的復仇計劃,他交不交,對於我們來說完全沒有任何關係的!而且冥月架一定是被門主拿來當要脅的最好人選,看在這點,我很難預料聶澪的動作。」就是說,聶澪交出『鑰匙』的機率是一半一半。

邵星凡這才瞭解似的點頭了,「不管如何,我得配合你們和門主演這場戲囉!?」

刃炎舞笑了,「沒錯!但是冥月架的安全不在我們考慮中,因為聶澪一定會保護自己的情人。」

「......」邵星凡無言,他不管月架的安危!?

「我曉得你的顧慮,但這是皇主的命令。」刃炎舞歎息地瞅著邵星凡。

人就是這樣的心軟和無自我,哪像他們精靈一族,要的就拿到手呢!

「我懂了。」邵星凡淡淡地道。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