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偌大的房間裡,冥月架的手上正翻著書頁,沒料見被身旁突如其來出現的一陣暖意給震回了神,待他側過了優美的臉蛋,唇邊揚著一抹輕笑,那抹笑容一時看來很是縹緲。

聶澪一直沉默地盯著他發愣。

他從以前就覺得他的月架很漂亮,美麗到不似人間的凡人,就像是天上被貶謫下來的仙子般,那智慧與美麗都教他心醉神馳;原本他以為他應該是個很難接近的冰做成的美人,然而他卻完全顛覆他的想法,冥月架他溫柔、他和善、他聰穎。

他可以從他身上找到一百個他喜歡他的理由,他是這樣不凡,就因為如此,所以他想要保護他!

因為──愛就是愛了!

「怎麼了?」冥月架回眸之際就注意到他的目光,忍不住扯著笑問了,看著澪望著他的臉龐就這樣發起呆來的樣子實在是非常的可愛。

聶澪知道,自己的打算有可能會讓月架傷透了心,但是他必須這麼做,為了月和他的幸福,於是他暗中咬了咬牙,一邊直視著他,「月,你......」

冥月架見他遲遲沒有接話,於是偏首笑著一張臉,問:「怎麼了!?」將手悄悄地握住澪的,感覺到他也正反握住他的,優美的唇瞬間揚起了一道漂亮的弧度。

「你能把天使之眼......我是說,能不能把鑰匙還給我!?」聶澪那副戰戰兢兢的表情顯露出一絲的為難。

冥月架原本笑著的容顏瞬間變了,驚詫地白了臉,就連剛才的動人笑容也一併消失,「你說什麼!?」

聶澪壓下心中的不忍,故意裝著不在乎地道:「沒有啊!我發現那鑰匙上藏著一個秘密,父親在瑞士留了一個驚喜給我......」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月架!

縱使我知道你一定會難過,我還是必須這樣做,請你原諒我!因為失去你,我就一無所有了,所以我必須......保護你!

沒見到聶澪眼中的掙扎,冥月架望了他一眼,顫著手和心,伸手掏出他一直掛在頸項上的鑰匙,然後咬著唇遞給了聶澪。

這是他的寶物,他與他一切的回憶都繫在這兒,他真的捨得交還給聶澪嗎!?

不!

冥月架在聶澪還沒拿過鑰匙前就眼明手快地撤回手,將鑰匙藏到自己身後,「不......我不能給你。」他反悔了,這東西再怎麼說也是聶澪送給他的,代表著他們之間的情誼,如果沒了它,那麼這一切也都會跟著改變了!

「月架──你別鬧了!快給我......」蹙著眉頭低喊的聶澪沒料到月竟然不願交出,難道他就這麼喜歡這顆寶石嗎!?

「不行!」冥月架仍舊不改初衷,斷然地搖頭,「我們的回憶都在這兒,我無法交還給你......」他將鑰匙反握住,擱在自己背後。

聶澪一半欣喜、一半憂,喜的是他這樣看重他給予他的東西,憂的事沒有了那個『鑰匙』,皇門會來找他的麻煩,而且到時的冥月架也一定會有危險,「不行,快把鑰匙給我!」他已經做勢要搶了。

「我不!」冥月架機敏地旋過身去,登時想不通了,聶澪難道不再愛他了嗎!?還是他比較喜歡他的父親留給他的那樣寶物!?

咬著唇的冥月架頹然低首地懷疑起這個可能性,也是,沒有人不喜歡寶物的!

苦笑著的冥月架一愣,因為聶澪已經將他撲倒在床上,動手搶天使之眼了,「給我──」聶澪正努力扳著冥月架緊握的手指,其力之大,都把冥月架的纖手給抓傷了,但是冥月架仍舊是死不鬆手,最後聶澪再無辦法,只有出了下下之策,伸出手來掐住了冥月架的纖頸。

「給我──」

冥月架被掐得難過極了,痛苦地搖著頭,一頭柔軟髮絲散在純白的床單上,美麗的容顏泛著痛楚的表情,握住鑰匙的纖手跟著一鬆;聶澪趕緊奪過鑰匙,然後放開掐住冥月架的手,一個勁地往門外的方向奔逃,留下冥月架攤在床上,淚流滿面。

「對不起......」聶澪的聲音從被打開的門外飄進來,還躺臥在床上的冥月架痛心地閉上眼。

「我不會原諒你!」不會的!

這時,一陣輕風吹落了桌上那張紙牌,牌面上的黑衣男子拿著一把泛著冷芒的鐮刀。

那男子,就是『死神』。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