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臥於床沿好一會兒的銀天翼的臉上泛著笑花,沉默地瞅著床上裡邊的刃炎舞翻著那本擱於床頭櫃上的雜誌的專注側臉而笑意不減;末了,他的健臂一伸,攬過了刃炎舞的纖細腰身,跟著把他纖弱的身子摟進懷裡,驚得刃炎舞一個側目回看他。

銀天翼擁著刃炎舞呵呵直笑,臉龐上的那抹算計一切的神色讓人避之唯恐不及地害怕成為他下一個戲弄的對象,但是刃炎舞並不害怕。

「怎麼了!?心情這樣好?」刃炎舞察覺到銀天翼那抹得意的微笑後也跟著揚起唇瓣,那張絕美不似平凡容顏上泛著一抹輕鬆笑意,眼波流轉間煞是惑人。

銀天翼動手捏捏他的細緻臉蛋,笑言:「你總是讓我產生驚訝的感覺,跟你一起總有挖不完的寶物!」

刃炎舞咯咯地綻出一抹亮眼的笑容,「從來沒有人這樣告訴我......」話落,跟著雙手也攀上銀天翼的脖頸。

嗯......和他一起永遠不會疲累,他給了他好多東西,和他生長的精靈界相比,他寧可選擇留在銀天翼身邊,縱使他會因此而失去了永生。

銀天翼柔了表情,然後恭敬地輕輕捧起刃炎舞的纖手,道:「不管你是精靈還是人類,我可以告訴你,我的心永遠不會改變,我的公主。」

刃炎舞笑了,麗顏泛著難得一見的真心笑容,「自你救起我並且承認我是你的那一剎那,對嗎!?」

「對。」銀天翼愛憐地吻吻他,似乎就是那第一眼,他就知道,他要定他了,「雪舞......」

刃炎舞聽著銀天翼的耳語後臉色微變,撇開頭,道:「別那麼喊我......」那都已經是過去式了!

「抱歉!我只是很開心你會一直陪著我。」銀天翼道歉似地輕喃著,唇瓣沿著刃炎舞的纖細脖頸遊走,隻手撫上他的細滑臉蛋,讓刃炎舞忍不住輕吟了聲。

「告訴我,你說那『天使之眼』上藏著秘密吧!?」

「對......那是我養父臨終前寄給我的信上說的。」銀天翼沉醉在刃炎舞那渾身的清甜味道中,低著嗓音輕吟道。

原來,那『天使之眼』可以啟動當初養父託給瑞士銀行的一口保險箱,箱中裝著的是給他和澪的驚喜,這個東西就是──

仰高了螓首,完全接受愛人所給的奇異感受的刃炎舞緊靠著銀天翼,一陣誘人的低喘細細地逸出口,媚人的聲音讓銀天翼淺笑。

「無論如何我們都得讓方南澲認罪!」那隻老狐狸叱吒風雲這樣久了,也該是歸隱的時候了!再說,他還是他的仇家,他的養父母也是因他而過世,他沒理由不幫自己人的聶澪。

因為動情素而紅了雙頰,看來更加豔麗又可口的刃炎舞跟著輕喘一聲,「你真狠心,竟然連自己的兄弟都算計進去......」

銀天翼笑著封住刃炎舞的小嘴,笑語:「你放心,我兄弟可沒像我這樣,他一定會救他的寶貝的!但是......」至於聶澪會用什麼方法去救人,他可就不知道囉!

而,回答他的是一串更加激烈的擁吻。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