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邊抬頭地輕緩吐了一口氣,「我再說一次!月架哥,現在.....把那個給我吧!」邵星凡再度重覆說了一次,臉上的笑容更加地耀眼了,為了『鑰匙』,他必須完成這個任務,這也是為了大家好。

因為只要門主一拿到鑰匙,只要他一拿到......

「不!你該知道,這東西我不能給你!」冥月架凜顏,絕美的臉上帶著抹勢在必行,這鑰匙他一定不能給!門主有太大的野心,這鑰匙要是讓他拿了,他和聶澪......也就全完了!

不但他們無法替雙親報仇,還會將他們所有人捲進一場風暴裡頭無法脫身,而相當明白事情的嚴重性的冥月架死死護住鑰匙,他絕對不會交出來。

邵星凡冷顏,不著痕跡地朝著聶澪望了一眼;聶澪雖不願,但卻也得照計劃進行,縱使會讓月架恨他,他亦必須要這樣做!

聶澪無奈,這個考量逼得他咬緊了牙關也持槍抵住冥月架的額際,以冷絕的聲音開口了,「把東西給我......」眼底閃爍著不得已的眸光,百般無奈地瞅著冥月架震驚地回眸瞪視著他,就彷彿當他是個陌路人般的疏離,這讓聶澪的心像是被什麼尖銳的利器給刺中還要難過,於是他偏過頭想忽略那對控訴他背叛的美麗眸子。

冥月架明白了,他仍然不改初衷,「不!即使是你,我也......」話還沒落下,冥月架就讓裝著滅音的微小槍響聲給驚住,然後瞪大雙眼抬眸望進聶澪眼底,任一陣的麻痛感緩慢又劇烈地爬上他的手臂。

「你──」毫無預警地,冥月架眼一閉,然後跟著暈了過去,因此他沒有看見聶澪於事後一臉的淚水、扶住暈厥的他與邵星凡那張露出一抹抱歉的愁容。

「對不起。」聶澪喃語著,接過冥月架下滑的纖弱身軀,動手將鑰匙遞給邵星凡。

「謝了!你快帶月架去醫院吧!一切有我和皇主善後。」邵星凡接過鑰匙,抿唇道。

他絕不會讓月架白白受傷,定要將那隻老狐狸繩之以法。

望著冥月架那張失血的絕色容顏,邵星凡第一次感到些微的─心痛,第一次啊!

在微閉了閉眼之後的邵星凡,見到聶澪抱著冥月架急奔出門後,這才跟著離開原地。

事情該是告一段落的時候了,而且不到最後,還不知道最後的贏家是誰呢!

為此,邵星凡再度踏上了往皇門的路上,不過─在那之前他得去通知一下某個人。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