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冥月架受的是槍傷,而不是普通的一般傷患,所以聶澪抱著已昏迷的他到伊昊月的私人醫院診療。

這兒是和他同為『獵人』的同伴──伊昊月所開立的私立醫院,他同時也暗地裡收一些別的醫院不敢收容的患者。

猶記得當聶澪抱著一名身份不明的美麗男子萬分著急地踏步進入他的醫院時,還引起了一股騷動,伊昊月讓慌張至極的聶澪和他懷中的那個絕美人兒給嚇掉了下巴,在聽完聶澪那無力的要求後便急忙將暈厥的人兒打包並且送進了急診室裡,而後忙了好半天才順利取出他手臂上的子彈。

累得徹夜無眠的伊昊月兩隻眼底下是一圈的黑,像極了大陸的國寶。

不過,依聶澪這種急得半死又快崩潰的模樣可讓他看了咋舌,沒見過他掉淚的伊昊月此生可說是破天荒外加第一次見到友人直哭著求他救人,而且是救一個比女人還要漂亮上幾倍的男人哩!

因此,好奇心蠢蠢欲動的他在開刀完後拉著聶澪直奔辦公室。

「喂,我說聶大少啊,那個人是你的......」此時正仔細斟酌用語的伊昊月深怕自己一旦用錯了詞彙,免不了又會挨聶澪的拳頭。

然而,聶澪身心疲憊地抹抹臉,想起了月的傷全是因為他的關係而露出自責的神情;要不是他不念舊情,為了月架,他亦不會做出這種事來的,因此他恨透了自己!

而依他猜想,相信月架也不會斷然地原諒他的!

想到這裡的聶澪忍不住揪疼了一顆心,因為這全是他自找來的,怨不得別人!

「情人。」這句簡潔有力的回答讓伊昊月嚇得從椅子上摔下來,被他的灑脫給當場震得七暈八素的,當他自地上快速地爬起來之後,還一度很沒形象地嘖嘖稱奇,沒想到聶澪竟然手腳這樣快──

竟把那個美人兒吃乾抹淨......哎呀呀,這真是太浪費了!

聶澪無力地瞥了他一眼,「我現在沒心情跟你一起笑。」意思是說他大可不必故意惹他發笑了,因為這只是白費心機。此時也只有冥月架一人才能牽動他的全部心思,讓他再也沒有一絲空隙去想其他的事。

伊昊月懷疑地挑起一邊的眉頭,哦喔,天要下紅雨了!因為一向愛同他打鬧的聶澪竟然會跟他說出這種話來,想必為了那個美人兒,他已經傾其所有,陷下去了!

心念一迴,「我說你啊......可別太死心眼了!我雖然不知道你跟那美人兒發生了什麼事,但是沒有什麼事是不可能的。只要你放棄了可能性,那麼不論做什麼都無法去挽回了!」伊昊月淡淡說著。

他不是鼓勵聶澪什麼都放棄,只是,自己想要的就要力爭,放棄!?那太無奈了!

任何事都要去做看看才知道結果啊!沒有什麼東西是不動手就能拿到的。

聶澪聞言後,以那像彷彿像在看水中的浮木般地瞅著伊昊月瞧。

因為他說的沒錯!什麼事只要放手去做,即使賭上那一半的機會,誰能肯定不會成功呢!?人生,本來就是一個『賭』字。

伊昊月哂笑著,看來他終於明白了他的意思,不必預先給事情設設立場,凡事要是這樣的話,那就沒有什麼動力了不是!?

「不過,如果你被那個大美人淘汰出局的話,記得推我一把啊!」伊昊月邪笑著,「我最喜歡美人了,你的那一個看得我直流口水。」說罷,還戲劇性地抹抹自己的下頷。

當然,聶澪眼一瞟,馬上就拿自己的拳頭往伊昊月的那張人見人愛的俊臉招呼了過去,哼!他永遠都是我一個人的!

後來,伊昊月就頂著那張眼圈黑青的臉蛋在醫院中走來走去,還不時聽見護士們和其他醫生的嘲笑聲。

沒良心的聶澪!好歹他也幫他救了心上人一命欸!竟然不知恩圖報......哼!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