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8695289.jpg  

《陰陽師》短篇 / 鳴音

時序是初秋。

晴明邸的庭院裡滿是枯葉蕭索地颯落,別於春天飄落的櫻花瓣,讓人見了不禁是愁思滿懷。

一身雪白色的狩衣,晴明安穩地坐在窄廊上的一根粗廊柱下方,神態悠然愜意地放眼望著滿是秋意的園子,思緒飛颺,以至於連一旁的蜜蟲已經多次叫喚他,他卻都像是沒有聽見一般。

「晴明大人?」

蜜蟲頓時好奇地彎下身來,非常疑惑地眨了眨雙眸;她的主人平素就是個冷靜的陰陽師,鮮少有出神的時候,怎麼今日似乎比較特別!?

「......大人?」

不是沒有聽見式神的叫喚,但是當他想要緩慢地脫出思緒的圍抱時候,卻是不敵地再次被捲了進去,每個人都有特別恍惚的時候,而他也不例外。

如此,這樣甚是不好。

陰陽師想到這裡,連忙輕輕地動了動手指,在自己與內心之間製造出一點的間隙;就在這一刻,他避開了以往思潮的捕捉,趁機跳出了思考之中。

在回過神來的時候,他轉回一雙蘊藏著深意的清澈瞳眸,朝著蜜蟲微微勾起唇線,笑容有如初春飛花那樣燦爛:「蜜蟲,我已經聽見了。」

見主人對自己的呼喚聲有了回應,蜜蟲瞬間綻出一抹純真笑容,「晴明大人,這是您的茶。」擱下了手中瓷杯,她微微笑著。

「嗯。」他輕輕地頷首。

蜜蟲順勢退至一邊之際,終究忍不住歪首地輕聲問出口來:「剛才,晴明大人在想什麼,好專注呢......」

「是鳴音的事。」

蜜蟲微微攲著螓首,輕聲喃喃:「原來是鳴音啊......」語氣接著一頓之後,卻又揚高了些許:「啊!」

回過頭來望見蜜蟲面上的訝然神色,晴明於是微笑地點頭,「......是他來了。」

「是博雅大人來了!」蜜蟲開心地走下窄廊,來到了大門前方,接著伸手打開門板,不知道是第幾次又沒意外地對上了博雅那張顯得很是詫異的表情。

武士沒轍地抓著頭,臉上依舊有絲看不清的侷促:「原來是妳啊,蜜蟲.......」

蜜蟲仍舊笑著,並且還是說著讓博雅感到不可思議的話:「晴明大人等您很久了喔,博雅大人。」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