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8695289.jpg 

「......妳能不能換別句話來說?」在晴明邸不斷來往的日子裡,博雅已經聽蜜蟲說過太多次了,有些膩了。

然而,蜜蟲卻只是一個勁兒地甜笑,沒有回答,讓博雅感到有些悶;由於無法從蜜蟲身上得到回覆,博雅便在自己與蜜蟲一前一後地踩上了窄廊板之時,悶悶地出聲。

「晴明,你又在一條戾橋下面藏了式神,對吧!?」

他的疑問句惹得晴明當場失笑。

「博雅,我是不是在橋下藏了式神這一點,對你來說很重要嗎!?」

博雅在坐在窄廊前,大聲地說:「當然很重要啊!」

晴明勾起唇來,眉眼盡是淡淡笑意:「喔,為什麼?」

「誰知道他們有沒有跟你報告我究竟在車上說了些什麼話......」博雅看似煩惱地低喃著,引得陰陽師忍俊不住地以扇掩住半張臉,也遮去了他唇畔那抹甘甜的笑意。

不過,博雅一看到他的表情就知道好友在偷笑,於是皺起眉頭。

「晴明!」

晴明將扇子闔上,眼兒彎如新月:「......失禮了。」

「哼,你還是在笑嘛!」不甘願的博雅抬手指向晴明那張帶笑的美麗面龐,瞬間漲紅了臉。

「抱歉抱歉。」迭聲地道著歉的陰陽師仍舊一臉微笑,眼角睨向對面的武士:「不過,博雅何須擔心式神會向我報告你的事呢......如果是某些不能為人所知的,我也會適時地裝作不知情的,你可以放心。」

博雅氣急敗壞地大吼:「晴明!你胡說,我哪有什麼怕被人知道的事情啊!!」

看著好友氣得朝他直嚷嚷,晴明忍不住當場哈哈大笑;而此時的博雅也才明白,他又被晴明耍了。

「晴明!」

見好友的怒氣有愈來愈升高的態勢,陰陽師於是收起了笑容,「咳......好吧,我就不笑了。」

「哼......」這還差不多。

「話說回來了,博雅,今日這麼早就過來,有事嗎?」

博雅說:「也沒什麼事,我只是想跟你聊一聊......」

晴明頗感興趣地挪過了視線:「哦?」

「是那件事啦!最近在宮裡很流行啊......」

晴明想了想,隨後才接下話:「你是說......養寵物的事?」

博雅點頭,「是啊!其實是今天早上的事啦......」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