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外下著傾盆大雨,那樣大的雨勢擊打著病房窗外的小盆栽,將原本就綠得像是嫩芽的葉片染得更加綠意盎然,而冥月架正呆呆地望著窗外發著呆,纖白青蔥的細指握著一本被他一翻再翻的書籍,但是他並沒有自其上望進半個字,他的眼神是一片寂靜而空然的,看不進任何東西。

也許,他此刻的心神還是停留在某個人身上吧。

慘然一笑的冥月架低下頭來,那頭柔軟的髮絲也跟著他的動作而落下幾綹,蓋住了他的表情;也就在這時,病房的大門被人輕然地開啟,只見一雙墨黑色皮鞋闖進了冥月架刻意封閉的視線中。

「走開。」冥月架無力地輕語著,連頭都沒有抬起。

是聶澪嗎!?如果是他的話,他們已經沒有什麼好談的了!既然失去的東西不會再回來,那麼他們也不可能回到從前。

雖然收到房間主人的遣客令,但是皮鞋的主人沒有移動分毫的意思,「月架。」瞅著他那低垂的蒼白臉孔,仍舊忍不住地輕喚了一聲。

而這道悠柔的嗓音教冥月架整個人忽地一震,在瞳孔慢慢聚焦後漸漸回神,因為這個聲音讓他覺得好熟悉。

這樣想著的他微抬起眼,冷不防地望進一雙溫柔的眼瞳。

冥月架當下一臉愕然,「原來是你,於歡!」許久才順利找回自己聲音的冥月架睜大了雙眼喃喃自語著,他那種微失神又臉色蒼白的模樣令前來探視他的展於歡心疼。

他的大掌捧住冥月架那依舊蒼白到美麗的細緻容顏,只是臉上似乎還加了點風霜,看起來更加的令人憐愛,展於歡還發現他的頭髮變短了。

是什麼改變了他嗎!?

「唔,是我......」隨手拉了張椅子在一旁坐下來的展於歡愛戀地輕撫著冥月架無血色的雙頰,禁不住發出一聲喟歎,憂慮的瞳眸鎖住他的,「你變瘦了,月架。」

冥月架沉默了。

看著眼前的男人似乎有了極大的改變,亦因為他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不過他還是問了:「你和他怎麼了嗎!?」眸光略微掃過展於歡那削瘦的頰,還有那對如水的瞳眸,展於歡現在變得太多,讓他差點認不得了。

「嗯,我們......」微微地頓住了話尾,「不再見面了!他從未屬於我。那樣只是在浪費時間罷了......」刻意輕言淡語的展於歡讓冥月架發覺了他口中有種絕望,彷彿是已經拋棄了所有,一切都無所謂了。

冥月架憂心忡忡地蹙起眉,「於歡......」忽地,他伸手握住展於歡那雙擱於膝上、緊握成拳的手。

眼一抬地露出微笑,「沒關係,我還有你啊!」展於歡感受到冥月架那雙關懷的手帶給他的溫暖,是的,只有溫暖。

他已經感覺不到冥月架對他的半點愛意了,那麼,這就表示他已經走出來了!

展於歡替他慶幸地露出了淺淺的微笑。

「嗯......」冥月架輕吟了聲,那緊握著展於歡的手,像是想抓住什麼東西似的。

「不要輕易丟棄,月架!該是你的就緊緊抓住吧!」展於歡語重心長地說著,眼神真切地望著冥月架,「別像我一樣,我只是放棄了不屬於我的東西,但是你跟我不一樣!我不想你後悔一輩子,月架。」

「不,其實我們都是一樣的。」冥月架輕慢地搖搖頭。

「聽我說!」展於歡握住他的雙肩,神色激動,「我相信他!所以你要相信聶澪,也相信你自己的抉擇啊!如果你不愛他,就不會將自己全給了他,不是嗎!?那麼你又何苦這樣鑽牛角尖呢!你可以不相信他,但是你得相信我!」

展於歡堅定地瞅著冥月架,「這世上沒了重要的人,縱使再有趣的世界也會變得索然無味,相信我吧!我和他......縱使小舞不愛我,但是我還是愛他!」

冥月架似乎被說動地微恍了神。

是呀,他說得沒錯!他不相信任何人了!但是他相信自己,只能相信自己!

「你要抓住屬於自己的幸福啊!」展於歡在離去前這樣對冥月架說著。

雨繼續下著,病房裡卻隨著那道遠走的腳步聲而再度恢復平靜,連窗外那聲聲拍打著葉片的規律聲音絲毫不影響冥月架的思考。

抓住嗎......

那就讓老天爺來決定吧......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