僻靜的狹小巷道中偶爾傳出一些窸窣聲響,那是夜晚的唐人街上被主人們拋棄的幾條野狗在垃圾堆裡用爪子翻找食物的聲音,有時候還會傳出一些像是爭食而互相狠咬對方的嚇阻與狂吠聲,但是深夜的唐人街上的居民們已經大多習慣了,可以翻了個身再酣甜睡去,一點都不受影響。

但是,今夜很特別!不但有狗的叫聲,還有一些類似人類發出碎雜的單音。

「打死他們......兄弟們!」一聲興奮的厲喝出自一名身材魁梧的力壯男人,他一邊望著挨打的兩隻落水狗,一邊哈哈大笑,十分地囂張不說,又鄙視地撇嘴。

眾兄弟們應了個聲,然後繼續以拳頭與腳踝猛踹著已經快不行的兩個倒楣男子,仔細一瞧,這兩人就是常常出沒在唐人街的銀天翼與好友湯尼;兩人護著自己的頭部與腹部,狼狽地在五名兇狠的街邊流氓的腳下求生,忍住挨打的疼痛,但是他們明白這樣下去,他們也支持不久的!

「翼,你還好嗎!?」湯尼避過迎面而來的一腳,但是是躲不了地直直讓這一腳給踹疼了下腹,痛得他齜牙咧嘴的,「噢......痛!痛啊!」他的開玩笑喊痛的聲音讓銀天翼忍不住笑了出聲,但是出口的嗓音卻是破碎的。

「都什麼......時候了,你還有......心情開......玩笑......」銀天翼搖搖頭,對湯尼,他實在是很沒轍啊!

為首的混混大笑:「你們如果還有時間可以談笑風生的話,不如採用我的建議加入我們,並把地盤讓出來──」其實他們看上這塊好地方已經有好幾個月了,這兒雖然人不多,但是會經由這兒的都是一些有錢人,只要他們做一筆買賣就能讓兄弟們吃上好久哩!所以這兒真是個撈一票再好不過的地點了!

銀天翼瞪眼,湯尼也睜大眸子,異口同聲地齊喝:「門都沒有......」他們是不會受任何人的威脅的!

而且,他們也明白了這一團人究竟是抱持著什麼樣的心態,他們只不過是想利用他們罷了,而非真心地想要他們加入,一旦他們乖乖聽話了,他們就會被以代罪羔羊的身份送進牢裡!

因此......他們不從!

所以,這團混混便趁他們沒有防備的時候以多擊寡,他們兩人全身掛彩不說,還給團團圍住了,大概他們是想逼迫他們答應吧!

混混老大氣得想揍人,「你們──真是敬酒不吃吃罰酒!」惡狠狠的眼神直盯著兩人,然後一個揮手要兄弟們停止動作,把湯尼架到他身邊後抽出亮晃晃的刀刃,「你如果不答應的話,我就殺了他!」湯尼被刀刃抵住脖子,銀天翼見狀,大驚地自滿是塵土的地上搖晃起身。

「你敢!?」有如猛虎的眼神銳利地緊盯著混混老大,而對方竟然為他的一道犀利眼神軟了腿。

「有......有什麼不敢的!?」老大虛張聲勢。

「你會坐牢!」銀天翼定定地說。

老大瞬間似乎被他的氣勢嚇到、讓他的言語懾服,「這......」

「放了他!」銀天翼喝道。

老大的眼神四處游移著,彷彿在做放與不放人的抉擇,但是銀天翼可沒有那種等待的耐心,湯尼還在他們手中就是與虎謀皮,很是危險!

「快放!」

這時,銀天翼那咄咄逼人的氣勢教眾兄弟們不服氣地直噓聲:你言我語紛紛出籠了:「大哥,怕他嗎!?上、上、上啊!」一時之間喧騰不已。

老大受此鼓舞,壯了膽子,「你要我放,我偏不放......」作對的細眼微瞇,是啊!他是大哥欸!哪能洩了氣啊!?

「你答應我的條件後才放人!」

銀天翼一臉陰鷙,看著湯尼猛搖頭,「翼,你一旦答應就是等於拖累我啊!」

不答應不行,答應也不行,那麼,究竟老天要他如何做呢!?

銀天翼捏緊了拳頭。

「答不答應!?」

「不!」銀天翼終於開口。

既然湯尼不想,那麼他也不想成為別人的傀儡! 

老大瞪眼了,看來這小子是不信他會真的動手,那麼......

「你再說一次!?」老大手掌中所持的利刃劃過湯尼的脖子,霎時,鮮血慢慢地自傷口湧出,刺痛感立即讓湯尼驚呼出聲,銀天翼同時間的火氣已飆自頂端。

「喔!媽的......」湯尼閉眼,因為他不喜歡見到血。

「你,該死!」銀天翼銀牙暗咬,可怕的臉色讓老大偷偷吞了口唾液,這時的銀天翼再也忍不住了,威脅的腳步一個向前──

「不、不關我的事......」老大心急地就想帶著眾人逃跑,順手將刀刃一轉,遂不小心刺進湯尼的胸口。

鮮紅帶有腥味的鮮血立即染紅了湯尼的前胸,瞬間倒下的身軀造成的一道砰然聲響與一群逃離原地的混混皆讓銀天翼發不出聲音來,直至過了許久──

一陣直達天際的不甘狂吼自銀天翼口中傳出為止。「湯尼──」

再多的淚也比不上湯尼升天的那一天,上帝派遣天使前來帶走銀天翼的伙伴友人,那位似乎成了他的大哥的湯尼。

當回憶已成為過去。

「事情就是這樣。」落寞的面容與眼角未落下的淚珠,銀天翼自回想中跳脫出來,邊喃語著的他伸手握緊了身邊情人的纖手。

說他沒有一絲愧疚是騙人的,他一直很想補償湯尼,只是他再也沒有這個機會了。

刃炎舞聽了之後便沉默住,但是纖指卻揚起,替情人拭去了淚痕,「該走的人會走,該去的誰也留不住的。」

「唔......」

「後來呢!?你是怎麼遇見你乾爸爸的!?」刃炎舞已經問至重點了。

「那天下了很大的雨,後來我清醒時已經在警局了,據說是路過的一對夫婦把我載到附近的,替我報了案,湯尼已經送去醫院裡了,但是還是沒能救活他......」

刃炎舞點點頭,「之後他們就認你為乾兒子嗎!?」

「嗯......他們知道我是一個人之後就說要領養我,是他們讓我繼續受教育,並告訴我很多事情,我在那當時就知道了小弟聶澪的事了!」這天大的恩情他怎麼還都還不清!

所以,他才會無條件幫助聶澪。

「不過,正事也該開始動手做了吧!?」刃炎舞嘻嘻笑著。

「是啊!想必有人等得不耐煩了呢......」銀天翼神秘地微笑著。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