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青青離去後,李臥炎方才現身,他走近水無情身畔,雙眼瞬也不瞬地望著他瞧。

覷著水無情仍舊睡得安憩的模樣,李臥炎察覺了自己的心頭立即湧上一抹不悅,原本盯著水無情的神情變額陰鷙不已,雙拳克制性地緊緊握住。

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瞪著睡顏安詳的水無情,李臥炎頓時發覺自己的心湖為他而掀起一陣驚濤駭浪的波瀾。

不該是如此的,不是嗎!?

水無情只是他名義上的皇兄,而不是他心底那個特殊的存在,為什麼他會因為他而心思紛亂不已!?

不敢置信地瞅著正側趴在桌上、小睡而去的水無情,李臥炎忍不住為他突如其來冒出頭的這陣陌生情緒而感到心慌,面色上的惶恐透露出他的懼怕與不信,無法反應過來的他只是好半天無語地站著,身軀僵在原處。

不該的......不該是這樣的!他怎麼會對他產生這種悖德的感情!?

李臥炎驚慌地退離水無情一大步,無措地瞪著水無情,本欲說服自己不過是一時間的鬼迷心竅罷了,但是當他的視線一挪向水無情安適的臉龐時,腦海中馬上浮現的卻是剛才青青偷偷吻上他的那一幕,心頭因應而產生的那抹嫉妒立即教他當場變了臉色。

忽然倒抽了口涼氣的李臥炎十分震驚地再往後退,孰料他身後已是幾格階梯,而他退後的腳步因此禁不住一陣的踉蹌,直到他穩住了身體為止,他面上的那抹驚愕仍然未曾褪去。

他竟然......會嫉妒那個吻上他的少年!?

李臥炎的面色瞬間鐵青,他剛才的反應與心情皆讓他無法再對自己說謊,再也無法抵認水無情已經在他心底悄然地佔去了一個位置。

這一切似乎都亂了調。

或許是自那場逐獵之後......不,或許是在他為了他中毒的那一次,他便對他生出情愫了嗎!?

李臥炎仍舊處於被打擊的心情之中,當下的惶恐不安與侷促讓李臥炎卻步地瞠著雙眼望向亭中安歇的水無情,神態怔然。

就算如此,他又能如何!?他對水無情來說也只是個普通的臣下,而且還是他的親手足......

他們之間──並無可能。

苦笑一縷緩慢地浮起,李臥炎此刻的表情看來很是複雜,神色絕望地緊緊咬著下唇,但他卻還是忍不住踩著毅然的步伐往前靠近,再跟著打橫抱起睡到不知情的水無情;而當水無情無意識地往他懷裡緊縮之際,李臥炎忍不住地低首瞧著他唇邊的一絲淡笑。

「......」李臥炎登時心動將臉龐挪近他,但理智卻制止了他,讓他在水無情的軟唇前方幾吋硬是停了下來,俊臉上泛起一絲細微的痛楚。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