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把事情說開了之後,冥月架就沒再阻止聶澪來探他,也恢復了正常的進食,只是他的眉間透著抹輕愁。

聶澪當然發覺了,但是他並不想逼迫冥月架說出來,只等待著他對自己吐露,但他似乎沒有打算說出來。

這天,聶澪正坐在冥月架的病床邊,手持著水果刀,正為情人削著蘋果的他看來十分的家居和詭異;奇怪的是他一個大男人竟還會自己動手削蘋果的冥月架感到十分意外,不過其中也摻了點甜蜜的感覺,因為他知道聶澪只為自己深愛的人才會完全地付出。

冥月架綻出一朵一朵的美麗微笑,恰好讓抬起頭來要遞給情人水果食用的聶澪看得目不轉睛,似乎又再戀上了冥月架一次了。

「你......做什麼一直盯著我瞧!?」不好意思直被瞅著瞧的冥月架動手接過聶澪替他削好皮的蘋果送入口裡,聶澪沒有回答,冥月架也沉默地紅了雙頰,悄悄地。

「喂,你到底有沒有在聽我說話!?」質疑地挑挑眉,靈眸一勾,唇邊帶著笑意的冥月架又把他的神魂勾了去。

但是,瞥見情人一臉不悅的模樣的聶澪也悄悄回神了,深怕冥月架再度不理他,「呃......有啊!」聶澪被冥月架這樣直率的眸光盯著的此時竟然也難得地赧顏起來,看得冥月架在心底嘖嘖稱奇。

「對了。」思緒一迴,冥月架冷下臉色,他那不悅、甚至於稱得上是陰鷙的表情讓聶澪的心霎時一揪,不好的預感齊湧上心頭。

該不會......

聶澪注視著冥月架的臉龐,不放過任何一絲的表情。

「門主他......」

冥月架倏然地抬眸直勾勾地瞅著臉色猶豫的聶澪:「你們打算拿他怎麼辦!?還有,那個天使之眼現在在誰的手中!?」

一串的問句教聶澪緩緩丟下了手中的半顆蘋果和刀子,直起身來,傾身握住冥月架的雙肩,擔憂的眸光直盯著冥月架的清麗芙顏,「這你別管了,好嗎!?」

冥月架聞言後,將眸光一沉,「你知道的,這不可能!」冥月架的態度有些執拗與強硬,驚得聶澪趕緊轉向他,對上他沉寂的眼眸,輕勸。

「這件事就交給我們就好,你的傷口還沒完全復原......」

熟料,聶澪的苦口婆心不但沒有取得冥月架的同意,反而激起了他的不快,只見他冷聲道:「是他害我成為棋子!這個仇我一定不會忘記的!誰都別想阻止我,當然也包括你,澪......」堅定的眼神直瞅著聶澪的為難神情。

「不,你知道的,我無法同意你把自己的命拿來賭。」聶澪搖首,擺明了不讓冥月架插手,他不能讓自己重要的人去冒這個險。

冥月架俏臉一沉,低吼:「你──」

聶澪當然也不相讓步,月是他最重要的人,僅剩的一個了!失去了他,世上再找不著第二個冥月架,這樣優雅自在、美麗絕塵又傾心得他相愛的冥月架。

聶澪倏地抱摟住身邊這具柔軟又纖弱的身子,大掌微抖顫的恐懼傳達了給冥月架,因為他正以一種溫柔的眸光背對著聶澪,並不排斥他的擁抱。

「求你別做傻事......」聶澪害怕即將失去他,遂低聲輕喃著,微閉了閉眼,同樣的懼怕他不想再嘗第二次了!而且以冥月架的倨傲個性來想,聶澪已經猜到了他的打算。

冥月架打算自己親手了結他與門主的仇恨!

因為如此,聶澪才得要擔心,雖然門主並不像邵星凡那樣強,但是好歹子彈不長眼,萬一──他真的不敢再想下去了,看來自己得多看著月才行。

「澪......」冥月架輕歎了口氣,聶澪應該不知道他決定的事情就不會再更改了。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