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另一方面,在被送到醫院裡之後,已經順利地開完刀的冥月架正安靜、沉默地躺在病床上頭望著窗外的細雨紛飛,窗內卻隨著某個人而在心底下起了大雨傾盆。

冥月架蒼白著一張絕色麗容,還有著因失血產生的虛弱,瑩白的芙頰毫無血色,就連唇瓣也淡著幾縷粉紅,沒了以往的媚紅。

他到現在還不相信聶澪竟然會──對著他開槍。

那一槍,不僅讓無眼的子彈劃破了他的手臂,也間接地劃破了他胸膛裡的那顆心,這道折磨人的刺痛不斷地提醒他,自己是如何被他背叛的,而且,他手臂上這串隱約折騰他的疼痛遠比不過心上那些細針所扎的疼!

為何!?他們都愛成這樣深了,卻仍是發生這樣的事,他該再度去相信嗎!?以後,他可以繼續相信聶澪嗎!?

呵呵呵呵......

淚水流淌在他無血色的頰邊,冥月架抖著唇瓣,淚珠兒便接著一滴一滴地滾落下來,沾溼了白色被褥。

傷口可以慢慢復原,而他心底的那一道傷痕卻再也消不去。

他的心此刻傷痕累累,他感到好累!他能不能放手了!?能不能不愛了!?能不能不要再傷心了!?

展於歡是第一個傷他的人,原本他以為第二個的聶澪會永遠地護著他,他不會再受傷了,沒想到......

哈!人算不如天算,他竟又重蹈覆轍,只是這一次真的是賠上了身心。

驀地,窗外的雨夾帶著陣陣冷風吹襲著窗邊的布簾,風勢揚起一道道的白色布浪,帶起了窗外樹枝上那已泛黃的枯葉離開了枝頭在半空中蕭瑟地盤旋著,那冷意似會刺骨似的讓他發冷打顫。

冥月架用沒受傷的手環住自己,好冷!沒了那個人的擁抱後,好冷!

淚,忍不住又撲漱漱地流下......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