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月架已經在他的診所裡頭休養了好幾天了,而當他前來巡房的時候卻發現這個老不聽話的病美人還是依舊如常,食物動了沒幾口就推到一邊去,伊昊月照慣例地蹙著眉頭,輕歎了一聲之後,跟著踱到這個老愛不吃飯的病人面前。

「別鬧脾氣了,不吃飯你會餓壞的。」只當冥月架是在賭氣的伊昊月輕輕開口安撫他,像是在哄一名不乖乖聽話的孩子似的溫柔。

但是,冥月架卻理也不理他,賭氣似地偏過頭,雙眼望著窗外那場似乎無止盡下著的大雨,美顏上掠過一抹憂傷。

他是存心不想活了,反正他再留下來也只是傷透心,他也不願再見到那個傷他心的人!

倨強地抿起唇,傲氣又開始發作的冥月架讓伊昊月很是頭疼,偏偏好友又對他這樣地重視,他真的很難勸解他,畢竟他們之間的事他也不太清楚。

這都得怪讓他兩面為難的臭聶澪!

忍不住暗咒了幾聲之後,伊昊月輕撫著額際歎道:「別這樣......」他昨天才讓聶澪跑來醫院裡揍了他一拳,他可不想再因為這名病美人的事吃他的拳頭了!而且他還說了一大堆什麼“他沒好好照顧冥月架”的白癡話!

拜託!又不是他逼著冥月架不吃不喝的,竟然把所有的錯都推到他這個忙得要死的醫生身上!這樣太沒道理了吧!?可他又不敢在怒火狂獅的面前說出這些話,要不他就再也見不到這個可愛的世界和眼前這位讓聶澪愛得死去活來的大美人了,他還要留著他的小命來泡妞、抱美人哪!又不是嫌活太久了!

無視於伊昊月那張哭喪著俊臉的冥月架仍然不動聲色,沒有一絲動搖的意思,這可讓伊昊月差點沒流下淚給冥月架跪地哀求了。

嗚!他到底是惹了什麼樣的大麻煩啊!?噢!老天啊!

伊昊月頭疼地想著,「你要報復的是聶澪不是無辜的我啊!」

冥月架微一抖肩,美顏掠過一抹悲哀;報復?他還有什麼好報復的呢!?這也只是增加自己的難堪和痛苦罷了!

微微地歎息著,「因為你,我才明白什麼是『紅顏禍水』!」哀怨地連聲抱怨著的伊昊月十分洩氣地找了張椅子坐下來,然後大大地吐了一口氣,臉上的表情非常地令人發噱。

沒聽見他回答的伊昊月繼續戕害冥月架的耳朵,「他已經揍我兩拳了欸!而且還說了一堆很可笑的白癡話!就算我風度再好也沒理由不跟他計較啊!更何況──他打的是我這張人見人愛的百分百俊臉,我還得靠它吃飯、抱美人哩!這張臉打壞了可是沒人賠得起的!」瞥了禍首一眼,發現對方還是保持著沉默,他也只能摸摸鼻子裝沉默。

因為他知道他眼前的這尊冰美人沒那麼快就軟化,遂也懶得再說什麼了,反正多了一個聽眾聽他抱怨兼吐苦水也不錯啦!雖然他沉默得很,卻也不會把他的事洩露出去。

不過,怕只怕等不及的聶澪會又故態復萌地揪著他又一拳過來了,真傷腦筋啊!

「你還是決定不原諒他嗎!?」為了那沒良心的好友,他還是忍不住輕聲問了。

伊昊月的問題再度被忽略,但是他毫不氣餒,繼續好脾氣地道:「那也好!就當作你替我的那兩拳報仇吧!誰叫他要太歲頭上動土,哼哼!」

此時,廊上的一道輕踱而來的女人的腳步聲引起了伊昊月的注意,然後回眸望向房門口,一個護士探頭進門,笑容燦爛地對他說:「醫生,你該去例行診療囉!」

「好!我馬上來了!」朝門外的那對美眸眨了眨眼,再奉上一記飛吻的伊昊月馬上轉回眸子:「那我就先走一步啦!不過我還是希望你吃點東西,雖然醫院的伙食難吃得很啦......哈哈!」談笑的輕鬆語氣帶著抹頑皮。

然後,門板被人輕輕地闔上,室內再度恢復寂靜。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