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冥月架受傷的事,聶澪專程跑來見刃炎舞。

帶著憂愁和一抹鬱悶,聶澪當然沒有什麼好臉色可以面對他人,只見他一旋開門板之後就自動躺到房裡頭的沙發上,兩手大大地張開,擁抱著一室清冷的空氣,跟著再大大地吐了一口悶氣,臉色有點凝重。

他想要刃炎舞儘快結束與皇門門主的糾纏,但是礙於大哥銀天翼的囑咐,所以他一直是以一枚棋子的身份遊走眾人間。

鎖緊了眉心的他懶得回過眸,低聲開口對著白色天花板說話,「皇門門主應該已經拿到那顆『天使之眼』了吧!?那為什麼他還沒有什麼動作!?」

憂心忡忡地急著開口的他讓此刻輕笑著、仰躺在房裡的那張宮廷式大床上的刃炎舞以輕柔的嗓音澆熄了心底的躁進火燄,「別急啊!星凡才送去不久,那隻狐狸不會那麼笨的,他一定會小心觀察大家的反應才是。倒是你已經不耐煩啦!?」

刃炎舞那輕輕的柔緩笑聲迴盪在這個偌大的空間裡頭,更加顯得滿室的寬闊與冷清,而終於回頭坐正的聶澪愁眉不展,他就怕月架因為時間流逝太慢而對他無法諒解,不然他為何要如此地急迫啊!?

「我快沒有時間了......」

刃炎舞微瞥了他一眼,知曉他為另一個人心慌意亂,沉吟了一會兒,才道:「男人也是需要哄的,有時候他們明明知道答案,卻很死心眼地要情人親口解答。」

聶澪聽見他的話後,感到不可思議地擰眉,「這是你的親身體驗!?」應該是吧!瞧他說著這話時,臉上甚至還帶著抹迷濛的表情,顯然是想起了誰。

那個誰應該是他的大哥銀天翼,起碼他跟自己的哥哥銀天翼都那麼久了......更何況,他老哥才是那個最狐狸的傢伙,刃炎舞大概只得了他的三分真傳吧!

刃炎舞好笑地承認點頭了,「通常我都是被哄的那一個。」他跟銀天翼是各取所需,他想要除了愛之外的東西,而他那個霸道得像是霸王的情人則要他的臣服和柔情,偶爾加點關愛他更高興。

男人,其實也是一種難懂的動物!

「你哥常跟我說,『想要的東西就去拿』。有夢追夢,沒有夢,那就試著去追夢看看也好!」

這句話使得聶澪頓時怔愣住了,有夢追夢嗎!?很像是老哥會說的話!

刃炎舞輕笑著,美麗如幻的臉蛋紅撲撲的,好似可口的蘋果,「至於門主那兒你別插手,也別擔心了!我已經請示過你哥,他說一切都在掌握中了,只等那個人行動罷了,我們會讓星凡和莫辰去處理。」如此一來,他們也能快快地結束這場遊戲,然後他和翼說好要去澳洲渡假去的。

聶澪點頭。

希望如此!

「記著,去做你想做的事吧!什麼都好。」直呵笑不止的刃炎舞說出這句令聶澪匪夷所思的話後,便直起身打算去找密門裡頭的人,「我還得去見你哥......」

聶澪望著刃炎舞那微瞥過、泛紅的絕美容顏,他怔了怔,「你......嗯,你覺得自己幸福嗎!?」

知道聶澪為何這麼問的刃炎舞回眸柔笑了,「當然!因為啊,你哥哥就是我的幸福來源啊!」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