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聶澪大步趕回家時,踏進了仍舊敞開的大門裡,走進房間之時就見到冥月架正淚流滿面地仰躺在床上,身上的白和那床單的白融合在一起,看來就像似快要消失了一般。

「月!」聶澪不捨得地輕喊一聲,害怕他就這樣消失的他馬上奔到床上壓住冥月架,突如其來的力道卻沒讓冥月架有半點反應,這可急壞了聶,「別這樣......月!別這樣啊......」聶澪瞥見冥月架不語地掉著淚,滴滴晶瑩的淚珠順著芙頰流下,滲進聶澪的心底。

「不、不,求你,別這樣......」聶澪揪著心地仰首吻去冥月架的臉蛋上的淚水,一邊痛苦地死蹙緊眉。

都怪他不好!如果他不要堅持這麼做,他也不會傷了月架的心,可遺憾的是他還是必須傷害他才能保住他!

冥月架不發一語,這種奇怪的反應讓聶澪著急地掏出他剛從冥月架手中奪過的『天使之眼』放到他眼前,企圖使冥月架回神,沒想到他的辦法竟有效地使冥月架偏過頭來瞧他了,聶澪驚喜地叫出聲來:「月!」

冥月架抿唇,聶澪心一緊,懺悔著,「都是我不好,但是──」他的話都還沒說完,就讓冥月架的一個趁火打劫了『天使之眼』,將它奪過手中的冥月架一個翻躍起身,踱開澪有十步之遙。

幾秒間一口氣呵成的完美動作讓驚詫了眼,「月,你......」聶澪不敢置信地瞪住眼前昂起首的冥月架。

他實在小看了月!他好歹也曾經是皇門的首席殺手啊!他的身手可也是不容懷疑的。

眸光閃爍著一抹歉疚,「抱歉,我不能把這個東西交還給你。」這麼淡淡說著的冥月架面無表情,所以聶澪當下並無法讀出他下一步的打算為何。

「那麼──」忽然間,一道清脆的男聲插入兩人之間的對話,「如果是我呢!?」眸中閃動著耀眼笑意的邵星凡在不知何時進門,而他的到來讓兩人暗地直呼糟了,因為他們相信他必定是門主派遣來奪『天使之眼』的刺客!

冥月架冷顏、聶澪暗自握住口袋中的槍,現在就要見真章了!

「月架哥,現在......請把那個給我吧!」邵星凡淺笑著,秀逸的容顏看不出他真正的想法,讓冥月架無法猜測出他的心思;因為邵星凡不知何時已然使用了槍枝抵住了冥月架的額際,視線卻緊緊盯著面前不敢大意的聶澪,緩聲道。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