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人走在夜風中,徐若思心情沮喪得想撞牆。

果不其然的,就算他跟別人說出了他的一連串奇怪的遭遇,也沒半個人願意相信他,這還不打緊,更不幸的是他還讓別人嘲笑他裝神弄鬼,一天到晚在想那些莫名其妙的事,腦筋大概有問題。

安子剛那嘲笑的眼神擺明著不相信他。

也是啦!他是警察欸!
身為一個人民的保姆的偉大警察,怎麼可能會信他說的那些話呢!?
賭氣地踢著腳邊的碎石子的徐若思半怨怪地想著,或許他根本不該再住下去了...

那棟房子...真的讓他覺得很不舒服。

不只做了多天的惡夢,還讓他產生了幻聽,以為那房子裡頭除了他還有第三者...

徐若思搓搓手臂。

在路燈的照耀之下,點點微弱的光芒映上徐若思那混著凝重思考和害怕的臉上、身上、衣服上,在他全身上下造出一抹白芒,他走著、走著,回到了自家公寓的樓下的那根電線桿旁時卻煞住了腳步。

因為他遠遠地看見一抹白影在那電線桿下輕輕晃盪,可是當徐若思以為自己錯看、抬起手輕揉了揉雙眼再放下的時候,那抹白影並未消失,而是彷彿有了生命般的朝他的方向看過來──

咧著笑。

那張沒有五官、只有輪廓的臉,令徐若思怔然地愣於原地不知該如何反應,讓他像是啞了般的直盯著那影子看,看他慢慢地於電線桿下消失。
而,在他重新找回他的聲音的時候,徐若思才頹然地張著口、瞪直了眼地跌坐於地...

那個...到底是什麼!?
是他根本看錯了,還是──

徐若思不敢肯定,軟著身體、四肢無力,最後,他連自己怎麼離開原地,回到了自己家的大門前的都不甚清楚。

他只覺得自己像是做了一場幾乎等同於現實般的惡夢那樣可怕...

進了自己家的大門、打開了燈光,再一路失神、如一縷遊魂般地飄盪著地來到自己的房門口,他旋開房門,看見自己的那張床舖,然後就什麼都沒說地一個躺下...

他要醒來!
自這段惡夢中醒來...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