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這樣,這一夜的徐若思竟然破天荒地沒再做惡夢了,一覺到天亮、太陽曬屁股。

窗外的暖陽照耀著,或許是如他所願的,那晚他所遇上的人、事、物,不過是一場的惡夢罷了。
看著透明窗外的好天氣,他不禁這樣想。

但是...昨晚的那一切是那麼真實,教他想忘都忘不了啊...

徐若思拿了把椅子坐在陽光射進的陽台上,一旁的几子還擺著他的寶貝電腦,還有一杯醒腦的水果茶,不確定地思考著,邊感受著陽光照到身上而逸出的陣陣溫暖,這種感覺令他覺得十分的舒暢。

微風拂動窗簾,那陣陣輕拍窗戶的細微聲響並沒有干擾到沉思中的徐若思,當然,他也沒發現他身後閃過一抹纖白近乎透明的影子,它正飄向了廚房裡,而,抱著電腦發著呆的徐若思天真地以為這樣就沒事了,但是,上帝似乎很愛與他開開玩笑。

因為到後來他與安子剛的交集由陌生到愈來愈頻繁,也讓他順帶體會什麼叫做”驚悚”兩個字。

不過,話說回來了,這個時候的他遇上了這個重大的難題,他也思考了搬出這兒的可行性,畢竟這兒似乎和他不合,他非常肯定他的第六感是正確的,除卻他昨晚所見的之外,他的確一直做著同樣的夢和產生了幻聽。

而且,自他搬來就發生了一串怪異的事,不只攪亂了他的生活,還讓他住得不怎麼順利,雖然對不起房東,但是他想要再另外找房子。

要不然再這樣下去他肯定會發瘋...

徐若思鎮定地想著這個可能,門外卻傳來一陣按鈴聲,把他一個震了回神來,然後他跨出陽台前去開門後才發現是楊立風,他的房東。

「是你啊...」沒心情同楊立風呵呵笑笑的徐若思讓他進門,然後再坐到沙發上,看著楊立風手提著一袋兩人份的早餐,對著他露出親切的微笑。

「唔,我帶了早餐,想說你應該還沒吃...」楊立風低下頭來檢視著袋中的食物,一一拿了出來便擱於桌上,瞅著徐若思一臉的冷淡,他覺得非常奇怪,「怎麼!?你吃過了嗎!?」

對於別人好心的詢問,徐若思是不會不懂世事地拒絕的,因此他歎了口氣:「沒有...但是...」望著坐到他面前的楊立風那表示不解的疑問表情時,徐若思直覺得就是現在!
就是現在他可以問個清楚的時刻!

楊立風微笑,「但是?」

「...呃,房東...」一見到楊立風正替他張羅著食物而雙手正忙碌著的模樣的徐若思突然覺得有點不好意思,不知道怎麼開口地支唔了半天,最後等楊立風弄好他的早餐時才順利啟口,「我想搬出這兒...」沒想到自己開不了口地硬生生轉了個彎。

「咦?」楊立風沒想到徐若思竟是提出這樣的要求,硬生生地被嚇了好大一跳,瞠目結舌。
「...是不是...我做錯了什麼嗎!?」

徐若思聞言搖頭、愕然了,他沒料見楊立風會反問他這樣的問題,也沒想到他因為他想搬出這兒而把錯怪到自己身上,「不是的!其實...」一個抿唇的徐若思見他一臉頹喪樣子,也不好意思再多透露什麼。

再說,說了出來的話,他也未必相信,搞不好他的反應跟那笨蛋警察安子剛一模一樣。

「...我好不容易等到人可以跟我聊天和作伴呢!...」楊立風失望地輕喃著,徐若思暗自撫額哀歎,他什麼都不吃,就是吃軟身段。

「這件事...我只是在考慮啦!」不得已的,徐若思哀歎。

「這樣啊...那太好了!你先別急著做決定嘛!」楊立風聽了後便露出一抹亮眼的微笑,慶幸,接著又低下頭頭端起那盒他帶來的早餐遞給為難的徐若思,「肚子俄了吧!?先吃吧...」

徐若思僵著笑,點頭道謝,然後便低首用餐,也就沒見到楊立風臉上那瞬間露出的詭譎笑容...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