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天》/ 魔障 1



晴明邸。

一片的春光爛漫,烈日溫煦地照耀著大地與萬物,溫暖的氣候使得蟲與獸紛紛活躍於這樣美好的春日裡。

一如往常的還是晴明邸那塊如荒野般的院落,正稀落地開著春草與美麗的杜鵑花兒,偶爾幾隻蝶兒翩翩然地飛過花叢間。
明媚的春光秀麗地展開它的美麗,專心地為眾物表演。

悠閒的陰陽師與武士相偕地對坐窄廊上頭,陰陽師所操縱的式神‧蜜蟲一臉微笑地自內室裡頭迤邐地走出、手中端著一盤的烤菇。

「晴明啊,今日的天氣可真好!」博雅往外望著頂上是一片的晴空,高興地說著,一邊看著蜜蟲把托盤放到他與陰陽師的中間廊板上後便退到一邊守候著,臉上仍舊掛著那抹不變的微笑。

陰陽師瞇著眼兒地笑了笑,「是呀......」愉悅地低首替自己的酒碟子裡斟著酒。

「皇上說近日要在皇宮內舉行一場大的賞花宴,晴明啊,你會去嗎!?」武士邊問邊伸出手去拿過面前盤子裡頭已經串烤好的草菇,遞到了自己的嘴邊。

他的問句讓陰陽師撇唇微笑了,並不回答地抬手捧起酒碟子遞至唇邊輕啜了一口碟子裡的清酒,讓酒液沾溼了自己那老是像擦了胭脂的丹唇。

沒有得到回應的武士就口咬了一口的菇,再問:「晴明?」

「喔......我最近有很多事情要去處理,也有幾個約定還未去履行......」陰陽師微笑地擱下酒碟子,輕聲。

武士點點頭,「好吧!那我只好跟天皇說你不克前往......」咀嚼使得武士出口的話顯得含糊不清了,但是,陰陽師似乎聽出來了的地點點頭,笑了。

「謝了,博雅。」

「唔。」

兩人又沉默了好一會兒,各自用著食物,直到博雅吃完了手中的串菇。

「晴明啊,聽說右大臣最近很倒楣......」

陰陽師聞言後便微露出驚訝的臉面,抬頭,「喔?」

「據右大臣府邸中的僕人流出的消息是說自家主人老是在最近碰上一些有的、沒的麻煩事情,偏偏右大臣將它當成一時的不順心處理,結果......」博雅住了口。

「結果?」

「情形就愈來愈每況愈下了。」

陰陽師覺得很是有趣地挑著細眉、瞇眼笑了,正待啟口細問的時候,一旁的蜜蟲轉頭皺著眉地望著晴明邸的大門被一個男人以破城之姿撞了開去,而且來人甚是狼狽地被石地絆倒之後再一路滾了進來。

震天的哀號隨著男人的一連串動作終止之後響起。

「哎唷喂呀......要出人命啦!」男人半爬起來,將跌得鼻青臉腫的門面抬手撫了撫、擦了擦,馬上發現莫名的血漬因而染上衣袖口,於是他瞪眼地一串哭叫,「嗚嗚嗚......老子竟這樣倒楣!一定是妖物附身啦!哎唷喂呀......請您救命啊!安倍大人!」

望著眼前這名身形狼藉不已的男人正誇張地捧著那張嚴重變形的臉哭叫的陰陽師與武士各自愕然地瞪大了眼。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