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天》/ 與鬼的約束 6 終



夜晚的晴明邸,四人沉默地坐在窄廊底下。

天際的黑幕低垂,星、月當空。

武士先是受不了這種沉悶的氣氛而忍不住地打破了沉默,開口,「晴明啊,那妖物真會來?」

聞言的夫與妻也隨即把注意力轉向武士因問句而疑惑的神色、然後再望向一臉微笑、不動的陰陽師。

陰陽師在沉默許久之後終於慢慢啟口:「喔!會來啊!」邊說邊用眼角瞥向夫與妻那擔憂的面容,淡淡揚唇,「那妖物應該會來......」

「那......你什麼也不做嗎!?」武士疑問道。

只是勾唇淺笑的陰陽師沒有回答,他轉而面對著寧子說:「請妳給我一點妳的頭髮......」

「喔......」妻子於是按照指示地拔了幾根遞過給陰陽師擱在一旁。

陰陽師笑了笑,於是緩慢地伸手在自己懷裡掏了掏、摸了摸,然後在夫妻緊張的神色下拿出一張符紙來,手持劍指地指著手裡的符咒、凝神唸咒:「......」接著,便睜開鳳眼,微笑地勾起唇角淡然一笑,「這個......」

妻子接過陰陽師手中的符咒,不解地抬眼覷向廊上因夜而點燃的微弱燈火映照著的陰陽師那半張美麗面容半晌,「這個......?」

「請帶在身上。」陰陽師淺笑道,「千萬不能丟了喔......」緩言輕聲地吩咐著妻子的陰陽師忽然間於下一秒回眸望向晴明邸的大門,似乎察覺了什麼般的正色,「喔!牠來了......」

「晴明......」武士擔心地皺著眉。

心知武士的想法的陰陽師斷然開口:「記住了,你們從現在開始都不能開口說一句話,要不然我可不能保證你們的安全。」語畢的陰陽師便望著三人乖順地點了點頭後便再伸手探入懷裡,取出一張已經裁好的紙,是武士最熟悉的紙人。

武士與這對夫妻睜眼望著陰陽師於紙人上頭施咒和綁上與妻子要來的一綹髮絲,接著的,那紙人便一個噗然變大,而且變成了妻子的模樣坐在陰陽師的身旁,夫妻倆於是震愕地瞠目,以雙手捂住自己想發出驚呼的嘴。

好神奇的法術......!

突然間,一抹白煙已經出現在晴明邸的門口,並且往窄廊邊飄來了,陰陽師發覺了也只是露出微笑,看著那煙慢慢化成人形。

「來了。你是來帶走寧子小姐的吧!?」

由白煙幻成的一位身穿黑衣的公卿對著發問的陰陽師慢慢點頭。
「你是誰?」

「我是寧子的遠親......」

「哦喔喔...您願意履行諾言!?」

「是的!她在這兒。」陰陽師把那位假寧子推給妖物,妖物笑咧了嘴地伸手抓過寧子的手,然後對著陰陽師道了聲謝。

「十分感激你......」

「別客氣。」陰陽師搖著扇子,微笑地望著那妖物把假寧子牽著,然後消失於夜裡,「請別隨意答應別人,自己做不到的事情喔......」笑語的陰陽師仰首望著升空閃爍的星子們,忽然說出這段話......。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