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川家的溫室。

座落於廣大的花園裡頭的溫室是一座蓋有透明屋頂和透明的牆面的一個專供採花與培植稀有花卉的地方,由於風川家的已故的太太和兩位少爺們都喜歡花朵的香味和她們的丰姿,於是他們的父親──風川泰一便在花園裡頭蓋了這麼一座的溫室,紀念他死去的妻子。

風川泰一的原配是位溫婉的貴族小姐,身子虛弱,但是還是替風川泰一懷了兩個兒子才去世的,風川泰一為了妻子的死難過了好久,而他的繼室姚蓉是在原配死後的第三年入主風川家。

風川泰一是在一個酒會上認識了替表姐來參加酒會的姚蓉,她小了他足足十歲,但是她卻是繼妻子之後能使他心動的女人,於是,風川泰一開始積極地想要結識這名風采偏偏與人不一樣的奇特女子。

她的花容彷彿即將開花的玫瑰般誘人,有禮的微笑和得宜的行為舉止很得他的喜歡,後來,在誠懇對她的態度下,他並沒有花費很多時間就順利與佳人交往了。

因為姚蓉似乎在年紀輕輕時就喪夫,一直沒有改嫁,婆家也把她當成是自己的女兒般地照顧,正欲替她尋覓好的對象,事情就是這樣巧合,風川泰一竟是姚蓉婆家極力推薦的眾多名男人中的一個。

由於與風川泰一的事曝光之後的姚蓉心想不如就此公開好了,於是在與情人商量過後決定準備訂婚,不過在那之前的,姚蓉早就已經與風川家人同住了,只因為風川泰一說是風川家需要一個女主人。

而,這時的風川若夜還是一個學生,整天忙著學業,偶爾才回家一趟,不然平時都是住在學校為他們這些貴族子弟所準備的豪華宿舍,而他的小弟風川若鷹也正在攻讀博士學位,沒有時間回家。

就在某一次,風川若夜回到家時才發現父親已經有了一位阿姨照顧,而他就更常跑回家來晚餐,目的只是為了能見到那位美麗純良的阿姨一面,也就是在這個時期喜歡上姚蓉的風川若夜還是那張孩子氣的臉龐,和那樣純粹的單戀使他留戀至今,也不知道是誰說過:初戀都是痛苦的,因為沒有結果。

風川若夜在知道了姚蓉的心思只有父親一個人時,便頭也不回地再度回到學校去學習,一去就是好幾年的時間,沒有留下隻字片語的,讓風川泰一和姚蓉緊張得日夜擔憂。

但是,姚蓉誤以為風川若夜不喜歡、甚至於是討厭她才離開的,只好默默守著這個苦楚沒說出來,所以到現在她仍舊是非常地介意這點,一直想問風川若夜這個問題的答案,但是那孩子卻絲毫不給她任何機會,一離開就好幾年無音訊,就算回來了也是停留一會兒便又走開了。

就像是一陣縹緲不能緊捉住的輕風般的。

好不容易等到了他們的訂婚宴,若夜終於帶著女伴出席,而不是又不見人影,這那姚蓉非常高興,似乎若夜已經可以接受他們了,但是那一天他們太忙了,招呼賓客們什麼的事情絆住了她,因此害她無法順利地跟風川若夜說上一句話來,令她有點難過。

不過,現在機會來了!

風川若夜好像是為了未婚妻的事回到風川本宅,她看見他那張已經有點成熟的男人臉龐,頓時覺得他似乎悄悄地長大不少。

「若夜......」突然,姚蓉把風川若夜帶至鮮少人跡的溫室外頭,站在他面前,不安:「我想問你一個問題。」

「什麼事,蓉姨?」笑咪咪的,風川若夜擠出微笑安撫著看來極度不安的女子,姚蓉,不知道她究竟要同他說什麼。

「嗯?」風川若夜狐疑地歪著首,額前的幾綹髮絲微微晃盪著,那個小動作使的風川若夜看來更加俊逸;陪著笑,風川若夜在姚蓉那怯懦不安地絞扭手指的動作之下開口了,「究竟是什麼事?」

「我......」姚蓉咬著唇,皺眉,一副難言的模樣。

「怎麼了?」頗有耐心的風川若夜狐疑問道。

不行!這件事情非得解決不可......她已經把這事擱了好久,她想知道問題的答案!
於是,鼓起勇氣地,姚蓉屏住呼吸輕問:「若夜......你,你是不是討厭我?」

風川若夜沒想到蓉姨會是問他這種怪問題,因而一個愣住了,過大的驚訝讓他忘記了禮貌,微張著口、眼瞳大瞠,用手比比自己的鼻尖,「呃,蓉姨啊......」微愣,「妳說我討厭妳!?」

姚蓉被那句的『討厭妳』給震住了,苦著臉蛋,「難道不是這樣嗎!?以前你一直避著我......」

聞言的風川若夜除了怔愣還是怔愣了;天啊!沒想到......沒想到他的『喜歡』被她曲解成『討厭』!?嘖~~那麼他以前的難過與傷心不都白費了!?

風川若夜頓時啼笑皆非、瞠目結舌;待他溫柔著目光再次梭巡著蓉姨那纖美的臉龐,一抹不知名情緒悄悄升起,他知道那並非是以前的『喜歡』了,因為他那顆心早就不存在了,那顆心已經被她在不知不覺間偷走了。

搖搖頭,風川若夜顫著伸出手來握住蓉姨的肩,這纖細的肩膀替父親背負著一半大的擔子,撐到現在,「不!蓉姨,老實說,我很喜歡妳啊!」

姚蓉不可思議地抬起失望的小臉,轉而亮了起來,「是嗎?」

「真的!蓉姨,希望妳能照顧我父親一輩子。」微笑,「之前是我不懂事,抱歉!」風川若夜真摯的話語讓姚蓉措手不及,呆滯住了。

「我父親的幸福在妳身上,而我的幸福在她身上。我要走了,蓉姨。」風川若夜微笑著轉身。

不回頭的揮著手,姚蓉落下欣喜的淚水;一切都可以放下了......

就這樣吧!他與繼母的事情就到此為止,若是說穿了舊事反而尷尬,不如就讓她誤解到底吧!這樣他才有那資格去追求他的狡兔小姐。

我來了,等我!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