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雲門。

一棟超極豪華的大別墅矗立在山郊大路的盡頭,這兒是凌雲門的『四皇』所居的地方,裡頭機關重重,還有許多的保全人員和下人們。

凌雲門是現今的這個經濟社會變遷過大,許多的經濟團體並不是一個很大的組織,為了豎立獨特的自我風格,於是出現了以凌雲集團為主的大團體,當然這個新興的組織也備受矚目,之後更是帶動了經濟的成長。

集團內部由四皇領導,執行部門則由五君掌握,他們之下還設有保安部門,由凌傲日為首,成員都是佼佼者,暱稱為『總部』,位於美國,風川若夜為其組織探員之一。

而凌雲門的四皇分別為:

皇霄 風少羽──相當睿智精明,為集團內部最高的裁決者,亦為四人中的老大,素有『商業金童』之稱,其商業手腕非能人能比,佔有欲極強。

皇珣 風少昊──個性難捉摸,你絕料想不到他的下一步是什麼,最喜玩弄敵人,直到目標物喪失所有戰力後他才會悠閒地慢慢享受他的獵物,百分之百邪惡的個性卻為他招來許多的愛慕者,喜愛和天生尤物在床上打滾。

皇琛 風少凡──若說風少昊喜享美人恩,那麼風少凡則是有些來者不拒。因為女人之於他只是『暖床』的功用罷了,他可以前一秒鐘和你熟稔,下一秒鐘就捅你一刀,性情為四人之中最古怪,但偏有一堆女人等著倒貼他。

皇璇 風少君── 一頭烏黑亮麗的長髮束在腦後襯出他那張宛如天上謫仙的絕美臉蛋,不少人誤會他是女人而想一親芳澤,可想而知,這些人肯定被冷漠絕情的他給修理得慘不忍睹。

不過,目前的凌雲門內只有『皇霄』風少羽坐鎮,其餘的三皇們都各自被老大給暫時調了出門去,顯然有陰謀進行中。

這時,總是很熱鬧的凌雲大門內竟然沒有什麼人和聲音的狀況,因為三皇都被派了出門,所以大門裡頭只剩下風少羽和他的貼身隨扈,裴沐風,兩人正與一名少女談得相談甚歡的,這名少女當然就是風川若夜那隻狡猾的狐貍拚了命在找的人,凌希寒。

她一臉洋溢著微笑地坐在凌雲門內的大客廳的一張沙發上頭,與許久不見的乾哥,風少羽聊天,當然,還有青梅竹馬,裴沐風陪著,「嘿!大哥,好久不見了!近來好嗎!?」瞇著眼兒似貓般的微笑讓坐在身邊的風少羽忍不住疼愛地捏捏她的鼻尖。

「我很好啊!到現在妳才來看我啊!ㄚ頭~~」那張嚴肅的正經臉龐因希寒的笑容而瓦解的模樣忍不住讓一旁偷瞧主子的難得表情的裴沐風偷笑,雖然說他的主子在商場上的精明能幹是無人可及的,從沒見過他這副放鬆了的模樣的他也都忍不住地為他高興,看來能溶解寒冰的人非凌希寒不可了,就連那難搞的風川若夜竟也奇蹟似的被她收服。

不知她到底有什麼秘密招式嗎!?改天得跟這小妮子請教一下......

就在思考這個想法的時候,聽得主子問出了他想當面詢問凌希寒的重點問題:「妹子,我問妳,妳真的喜歡那隻狐狸嗎!?」挑著眉頭的風少羽推了推金邊眼鏡,抿唇。

「大哥......」凌希寒訝然,「這就是你想當面問我的問題嗎!?」不會吧!?千里迢迢地把她找回凌雲門內敘舊,風少羽就只是為了問她這個問題嗎!?老天啊!這下子若是讓那狐狸知道了會把她砍成兩半的......不,是少羽哥可能被砍成兩半。

凌希寒一時的瞠目結舌,不知該說什麼。

反倒是風少羽沒得到她的回應,有點焦急地看著她,伸出手來握住她的纖手,皺眉:「是不是那隻狐狸逼妳的!?還是我派人把他砍成八大塊好了。」這麼說著的風少羽的手指移向桌沿那擱著的電話,抬手就要按下按鍵要叫人來了。

裴沐風覺得他沒救了的地猛搖首,風川若夜家大業大,外表又不差,哪會隨便和希寒搞著玩的啊!?
欸~~為什麼他精明的主子遇上她就會腦袋罷工啊!?有權質問她的人就像根木頭般的杵在這兒啊......不過說真的,他倒是希望她過得快樂就好。

目光微微瞥向凌希寒那有如花朵盛開的笑顏,看來他是白擔心了,她會很好的!

凌希寒翻翻白眼,趕緊伸手按下大哥的手,不然會把事情鬧大的,「哥啊──」歎息,「沒有誰逼我啦!是我自己喜歡人家的啦......」赧顏,在風少羽那愕然的眸光下抽回手的凌希寒撇頭,「我們已經訂婚了啊!」隨即像是想到了什麼般的扭回頭,「大哥,你不准插手我和他的事啦!不然......」嘟嘴。

「不然?」風少羽呆呆地回了一句,一邊的裴沐風也歪著首。

凌希寒微怒地起身,雙手環胸,昂高了下頷道:「不然......」為難地咬唇,「不然我就不理你了!」沒錯,她與狐狸的事情誰都別想來插個一腳,他和她還有帳要清呢!

風少羽被這句話給嚇住了,連忙灰著臉色、舉手保證:「好、好、好!我不管這事了。」

凌希寒微笑地一個傾身,「就知道你對人家最好了!大哥!」伸出雙手來擁住風少羽那滿足的臉龐,她那柔軟的身體和淡淡清香是專屬於女孩子的,不像他們家都是臭男生一堆,要疼的話也不知道該疼誰,只有風少君勉強搆得上『女孩』兩字的邊,但是事實上他是個十足的男人,脾氣火爆,偶爾來場拳腳賽,真是有夠......

再說,若說他像女人會被他殺了滅口的。

風少羽抖抖肩,幸好他還有像希寒這樣可愛的妹子疼啊!

「怎麼了?大哥?」凌希寒很明顯地感覺到自己懷抱裡的身軀似乎僵了僵,問。

「啊?沒事、沒事啊!哈哈~~」風少羽打著哈哈,冷汗流淌過額際,見著希寒妹子似乎是不明白地以那雙鹿般的大眼直直瞅著他瞧。

哎~~好可愛喔!忍不住再偷抱了一下的風少羽的動作又使得凌希寒百般不解。

「大哥想送妳一樣禮物。」

「喔!?」凌希寒睜眼。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