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這名自天外掉下來的訪客安置在自己寢殿裡的床上後,馬上揚聲喚過人來服侍的皇甫天霽皺著細眉,絕色容顏上頭有著一臉淺淡的質疑。

坐在床榻邊沿,靈動的雙目眨也不眨地望住正躺臥在床、痛苦地蹙緊了眉尖的少年,皇甫天霽發現這個自天外而來的少年一身奇裝異服,似乎真的不太像是他們玄燄國的人民。

隨即,他將那雙碧眸一瞠,是了!

隨著一個淡淡頷首,他忽然憶及了剛才在水池邊做了平時一早都一定會做的水占、也從水中的召示裡頭望見了許多奇怪的畫面與東西非玄燄國內的人、事、物,因此,皇甫天霽這才稍微地肯定了這名少年絕對是來自異時空的人類。

思考了一會兒,皇甫天霽的面色頓時變得複雜起來,如果他沒看錯、魚精里禮也沒說錯的話,那麼這個少年......

為自己心頭浮上的那個答案一個抿唇的皇甫天霽忽然綻出一串冷笑,而後搖首;不會的,因為他知道這樣的自己根本不會讓誰喜愛;所以,一定是弄錯了,不然就是他在水占的那頓時間裡頭根本就沒專心占卜。

想畢,皇甫天霽的臉色這才稍微好看了些,就在這時,剛才奉命下去準備幾樣東西的隨侍也回殿了,而且正端捧著他吩咐的物事朝寢床的方向走上前來,「主子,這是您要的溫水與新衣服。」說話的男子擁有一張面無表情的俊臉,一身玄色衣袍襯出他頎長的身材。

「放著吧。」皇甫天霽連頭都沒回、背對著男子開口說著,不過,就在黑袍男子即將離開之際再次輕啟丹唇,「對了,四皇子那裡的『那位』如何了!?」

「是的,我已經按照您的吩咐送藥過去了,相信『那個人』很快就會醒過來。」

「我知道了。」

望著自家主子點點頭,玄色衣袍的男子忽然瞥了正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少年一眼,問:「主子,那麼,您打算拿他怎麼辦!?」

這句話讓皇甫天霽登時愣了愣,眼神若有所思地瞥向閉著雙眸、呻吟不止的少年一眼,輕輕啟唇:「等他醒過來再說也不遲。」

「是,主子。」玄色衣袍的男子彎了彎腰,態度十分恭敬。

「還有,你去告訴四皇子,要他好好照顧我暫時寄放在他那裡的那位貴客,假如他有個什麼閃失,我絕對會跟他算帳。另外,要四皇子暫時不要向他洩露這些事。如果五皇子回宮了,你再通知我。」

「是,主子。」男子頷首完畢之後便退出了寢殿之外,只留下皇甫天霽獨自倚在床畔。

無語地挪回了視線覷著床上的人,皇甫天霽便見少年顫了顫眼皮,似乎有轉醒的跡象,於是皺緊眉、緩慢地伸出一隻手來拍撫著少年略微蒼白涼冷的雪頰,「喂,你醒了嗎!?」

洛唯因額際的抽痛,忍不住因此蹙眉,當場呻吟起來:「唔......嗯......好痛......杏藍,杏藍......」

耳畔溜過少年逸出唇邊的一串焦慮叫喊聲,皇甫天霽的眉頭跟著愈擰愈重,見手上的力道無法順利喚醒少年,於是低下頭,無奈地啟口迭聲叫喚:「喂?喂?」

只見微然睜眼的少年在眼前出現的一片迷茫中似乎望見了幾縷黑色的細絲,於是在下意識地舉高了手,待扯住了那在半空中飄來盪去的黑絲之後便使力往內一扯,沒料到卻聽見一串低吟聲應和地傳來。

「唔!痛......」低眼斂眉一瞧,原來是他飄在頰畔的一綹髮絲被他伸手扯住了,所以當少年使力的時候,由頭皮傳達到腳底的一陣揪疼讓他忍不住蹙緊了眉,啟口發出一句低呼。

「......嗯?」當眼底的景象愈來愈清晰的時候,洛唯才發覺他的前方不知何時擱近了一張極為美麗的臉龐,一雙異國的碧綠瞳眸襯著一頭烏髮,看起來就像美麗的外國混血。

......女孩子嗎!?好漂亮喔......難道是上帝聽見了他的祈禱,所以就送來一個女生給他當女朋友嗎!?

難道他睡昏了嗎!?看樣子應該是吧......

皇甫天霽因被扯疼的髮絲而痛皺了那張美人臉,讓洛唯看得也跟著他攢眉,心急地想要出言安撫眼前的大美女,但是卻感到喉嚨一緊、出聲困難,「啊......妳不要皺眉啦......」喃喃自語著的他忍著疼微微支起無力的脖子、抬起雙手輕撫著美人細嫩的雪頰,然後將唇印上那張精緻小臉上的一點嫣紅。

女孩子還是要笑著比較好看。

「唔!?」沒料到會被一個臥床的病號奪去嘴唇的皇甫天霽登時被唇上的溫暖給震愕住了。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