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張著一雙碧綠瞳眸,皇甫天霽感到唇上的暖度化作一道暖流淌進心頭,這抹陌生的溫柔讓他備感無措,於是瞬間便呆愣地望著床榻上的少年緩慢地鬆開了扯著他髮絲的手,而後再將那張因親吻而顯得有些潤紅的唇瓣挪離了他;當這股溫柔離開他身上的一時間,他馬上蹙緊眉頭隻手掩唇,滿面詫異。

這究竟是什麼樣的感覺!?為什麼他捨不得離開那種暖暖包圍著他的情緒裡!?他的情感不是早就已經隨著母妃的去世與眾人明顯的疏離而麻木了嗎!?

那麼,又為什麼他感覺到當少年將他的軟唇密密地覆上他、親暱地相觸的時候,竟會忍不住因此而心跳加快!?

耐不住滿心驚詫地伸出手來按上急急躍動的胸口,他開始驚慌失措起來。

怎、怎麼會這樣!?

掩著半張絕色面孔的皇甫天霽剎那間失去了以往的冷靜,趕忙神色驚惶地站起身,然後往後退離了床沿好幾大步,接著以像是在看什麼奇異的事物的眸光瞪住床上的陌生人,雙眸眨也不眨地震愕著。

太可怕了!他絕不能再靠近他一步......

「主子!?」本欲前去皇五子的寢殿代自家主子傳達他說的話的玄衣男子又折了回來,因為他按著命令前去找皇五子的同時,竟然感到胸口一陣翻騰激動的情緒,大驚之下便趕了回來,生怕主子有半點差池。

他是皇甫天霽的護法,與主人擁有同步的感應,所以,主子的心情起伏一旦有異的時候,他都會曉得。

而,『護法』一稱其實是源自於主子的親娘妃的國家,泛指淮北國的術師的助手之意,術師的靈力愈強,他的助手可以做的事情也就愈多;像他原來只是一個槐木精靈,卻被主子遴選上,最後便讓他隨侍在他的身側負責一些日常的瑣事。

不過,他沒想到的是當他一踱入殿裡之後,見到的卻是他家主子站離床邊遠遠的,好像很害怕床上的病人會突然跳起來襲擊他一樣的駭異,讓他因而不解地皺了皺眉,發出一句疑問:「您怎麼了?」難道在他不在這裡的時候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嗎!?

皇甫天霽聞言之後便轉過殘留著一絲慌亂的美麗面龐,見是他的護法之一,於是瞬間安撫著前胸過於激烈的心音、仰首放鬆地呼了一口氣,「我沒事......」

「可是,主子......」疑惑的目光挪向正一臉低垂的主子,玄衣男子忽然間支吾起來。
臉紅成那樣叫做沒事嗎!?不過,他更好奇的是為什麼主子會無端端地臉紅這一點。

發現護法仍然以一雙疑問的眼神鎖住他,皇甫天霽淡淡地抿起唇來瞥了床上的少年一眼,緩慢地說:「玄,我真的沒事。」

「是,主子......」玄知道主子壓根不願同他說出真話,忍不住歎了一口氣。

自主子的娘親去世之後,眾人便因為害怕主子的身份與能力而故意疏離他,因此,主子雖是皇三子的高貴身份,平時過的卻是眾人不理不睬的生活,所以鮮少接觸人的他的個性也就趨於冷漠而不懂人情世故。

就是因為如此,他才更加地擔心他的主子會因此受到傷害。

「那......交代你的事情都辦好了嗎?」覷著玄朝自己彎腰的樣子,皇甫天霽開口了。

「屬下正準備去太子殿下那兒。」

「那你快去吧!」

「主子......」

「我沒問題。」皇甫天霽倔強地抿唇,「我只是被嚇到而已。」

嚇到?

玄張著一雙黑眼,蹙眉地望向床上仍然未醒過來的少年。

瞥著玄仍舊歪首狐疑的樣子,皇甫天霽朝他揮揮手:「趕緊去吧!」

「是......」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