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天》/ 魔障 2



前來破門的這個狼狽不堪的男人被請到窄廊坐了下來後。

武士訝異地睜眼瞧著男人坐在自己身邊、正以狂風掃落葉之姿掃光了盤中那些陰陽師要蜜蟲再去端上的食物與點心,然後看著男人一陣的狼吞虎嚥。

一旁的蜜蟲沒有表情地陪侍著,襯上陰陽師那張依然悠哉的神態與偶爾低首微笑,彷彿眼前的奇怪男人不存在似的;反而是武士一臉的驚訝與瞠目結舌。

但是,武士也僅只於是好奇罷了,好奇這個不知打哪兒來的怪男人竟然在陰陽師的府邸裡頭像隻餓鬼般地大吃大喝起來,完全沒顧慮他們的眼光。
忍不住的武士於是發聲:「呃......不好意思,請問......」

男人連搭理他都沒有地繼續吃著手中的烤雞翅,津津有味地。

陰陽師撇唇微笑,他擱下酒碟子,在博雅無奈的眸光下開口:「請問您打哪裡來的?」

男子聽著這串飄然的好聽聲音,這才慢慢地抬起頭來看了陰陽師對著自己微笑的臉龐一眼後,驀然丟下手中的雞骨頭,吮指:「我來自下京。」抬眼再覷向面前的陰陽師,忍不住地一個傾身對住陰陽師的那張清麗臉蛋,「你到底是男、是女啊?」轉著疑問的眼瞳的老男人覺得很奇怪,像這樣漂亮的臉蛋應該是女人的......

但是,人家都說陰陽師‧安倍晴明是個貨真價實的男子......。

武士聞言,正捧起碟子飲酒的他便忍不住地噴著口中的酒液,「噗──」

陰陽師皺眉地快速攤開扇柄擋過了,苦笑,「博雅,慢慢喝,沒有人跟你搶。」

於一旁的蜜蟲也跟著主人發聲,掩袖,「慢慢喝,博雅大人......」

「真是失禮了!抱歉!」博雅尷尬地以袖拭去唇角沾上的甘美酒液,然後回頭望著老男人、並且為這句突如其來的問句解釋了,滿臉不可思議地望著他說:「他當然是男的。」

苦笑的陰陽師搖著扇子,「我是陰陽師‧安倍晴明,這座宅子的主人。」

「我是武士‧源博雅......」

「喔?」老男人如見救星地激動睜大眼、往前傾身,似乎是想把陰陽師再一個看清的動作使得陰陽師微微蹙眉,「原來你就是安倍大人啊!那太好了,我有事要請您幫我忙......」

武士一個瞪眼、陰陽師一個攏眉。

「哦?能說來聽聽嗎?」

於是,老男人垂著眉、一臉哀怨地開始陳述他最近的一連串遭遇了......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