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玄踩著遲疑的腳步離開了皇甫天霽所居的霽晴宮之後,便按著主子的吩咐來到了當今太子殿下所在的東宮,讓人通報過太子殿下後的沒多久,他便被人領進了東宮裡頭等待面見太子。

「太子殿下。」

在殿上立著的玄正好見到太子殿下自內裡走出來,俊俏的臉上揚著一抹淺淺微笑,踱到殿上的主位坐好,而後才將滿懷笑意的視線挪到了他的身上,「唔......你怎麼來了!?難道是三皇弟有什麼事情要告知本宮嗎!?」面上帶著一點訝異的太子笑語著,瞥著玄緩慢地彎下腰。

他知道玄其實是他那三皇弟最常召喚的一位『護法』,而,平時如果沒有什麼重要事情的話,他那不愛近人又神秘非常的三皇弟是不會特地派人向他們這些兄弟們問安的,而他們也不會特地去寢殿打擾他,只有在發生了無法解決的事件時候才會去詢問他的意見。

也因為他那神秘至極的三皇弟是出自後宮那位很有名的靈幻皇妃──淮妃娘娘,所以,繼承了生母擁有的特殊力量的他,一向是宮中人心底的那位禁忌人物,同時也是禁忌之子。

「屬下見過太子千歲。」

「免禮。」

「謝太子殿下。」

「嗯。」太子揮了揮袖,臉上有抹狐疑盤踞,不解地歪首問道:「三皇弟究竟是為了何事才讓你特地前來東宮的!?」

「啟稟太子殿下,其實是有關五皇子的事情。」玄恭敬地回答著,然而在他抬眸的同時間,卻發現太子殿下正緩慢地皺起眉頭來。

「哦?」疑惑地瞄向一臉平靜的玄,皇甫光風出聲反問:「五皇弟怎麼了嗎!?」

「其實是三皇子殿下用水占占卜出一些事情,所以他想請您儘速地讓人召回在宮外的五皇子殿下,三皇子殿下說四皇子殿下那兒需要他的幫忙。」玄毫無隱瞞、一口氣將皇甫天霽告訴他的話全部都說了出來。

「四皇弟!?」皇甫光風的眉頭在聞言的一瞬間打結了,面帶關切地起身,而後自殿上走了下來,「難道是四皇弟出事了嗎!?」

「也不完全是如此,太子殿下。」

「那麼,整件事情究竟是怎麼樣的!?三皇弟還有說了些什麼嗎!?」

「這個......屬下亦不是很清楚。主子只說要我前來告知太子殿下務必尋回五皇子一事,其他的什麼都沒說。」玄感到十分為難地說著,皺眉的樣子讓皇甫光風再度起了懷疑。

「......」沉吟了一會兒,再次瞄了瞄面無表情的玄一眼,皇甫光風無奈地歎了一口氣,「本宮曉得了!請你回去轉告三皇弟,本宮馬上要人去把五皇弟給找回來。」

「謝太子殿下。」

皇甫光風只是對著玄擺擺手之後,便讓玄回到霽晴宮去覆命了。

另一方面,被單獨留在殿裡的皇甫天霽坐在桌沿邊,神色複雜地望著床榻上的那個少年在吻了他之後又昏迷了過去;讓他憶及了當時那枚引得他心頭起了一陣騷動的輕吻,忍不住跟著蹙起眉尖、因此心悸了起來。

然而,這種讓他摸不清也無法瞭解的感覺讓他覺得不太能夠適應,而且也讓他好想逃開他。

綠眸因為此時心底產生的一股混亂而一個瞇起,皇甫天霽忍不住懊惱起來;他不該救他、也不該施行水占的!

再覷了眼躺在床上、毫無聲息的奇怪少年,忍不住蹙起眉的皇甫天霽決定還是等他甦醒過來再來想如何處置他。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