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邊的颯颯風聲颳過耳畔,急速的墜落速度捲帶起周邊的風兒往上旋轉,那銳利得有如風刃一般的風刀疾速地切過他的身軀,還伴隨著絲絲細微的痛楚與暈眩感襲向他。

他的腦袋此時是一片的空白,而且頭也好暈,極力想睜開眼的他卻連打開雙眼的力氣都沒有,只能無措地感受著周遭著冷空氣正來回盤旋著,無力地讓一股極大的力量帶著他快速往下降落。

洛唯發覺自己的腦袋既重且沉,不過,就在這個當口,他恍惚地記起來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了。

對了!

他和柳杏藍因為要到加拿大遊學而搭上了這班飛機,沒想到他們在到達目的地之前,意外地讓天邊擊來的一道雷電擊中了機身,然後只聽得耳邊傳來一片淒厲的尖叫聲音震天響起,接著在他的眼前便出現了一道極亮的白色光團,然後他便什麼都看不見了。

所以,他知道他們的飛機肯定是墜機了。

他現在什麼聲音都聽不見了,四周好安靜。

洛唯朦朦朧朧地想著,不知道自己該做些什麼反應;他跟杏藍是第一次出國,沒想到就這麼倒楣被天邊的響雷擊中、然後莫名其妙地墜機,他什麼都還沒做,也還沒完成自己的夢想,沒想到他這麼早就要去找上帝報到了......

在心裡歎息著,此時的洛唯僅有一絲遺憾,他跟杏藍還這麼年輕,連戀愛都沒談過就要一命嗚呼哀哉了,他實在是有點不甘;隨著這個埋怨顯象出來的是存在腦袋裡的記憶片段,還記得自己的桃花老是開在奇怪的地方,洛唯忍不住扯了扯唇。

他以前唸國中時候曾經被學長告白過、上了大學則是被某位男老師極力追求;而他以為自己低調些就可以避免這些奇怪的麻煩,沒料到就算隨便走在路上,也老是會被周邊的男人注目,誇張到甚至被補習班裡的外國老師拿鮮花追求過。

他覺得很奇怪也很憤慨,為什麼別的男生都交得到漂亮的女友,但偏偏來找他的全都是同性啊!?
這一點大概是令洛唯唯一死不瞑目的地方了。

啊啊──如果還有來世,我一定要交個女朋友!

◎◎◎

玄燄國的皇宮內苑。

一名長髮的年輕男子坐在一方池塘邊,他正專注地低首瞧著水中的倒影,就維持著這個姿勢,不語了好久。

映在清澈水面上的容顏沉魚落雁、閉月羞花,他擁有一雙詭譎的綠色眸子與一頭烏髮,長髮在頂上盤成髻,其餘的便披散在肩後,一身錦衣華服、肩環白狐裘的他看來應是身份非凡的人物。

『主人,水裡頭究竟有什麼東西讓您看得那麼久!?』男子循聲望去,原來對他發出疑問句的是那隻經他允許、住在這方池子裡頭的鯉魚精,里禮半個魚身躍出了水面,正張著一開一闔的魚嘴、瞪著一雙靈活的魚眼瞅住眼前的美男子。

「這只是平日的水占而已。」男子撇撇如花唇瓣,淡漠地說。

『哦?』里禮不太相信,語氣裡頭夾著一抹狐疑:『該不是在藉著水占順便自戀吧......』話未落,里禮便被一枚直擊而來的小石子給扔中,瞬間把牠擊沉。

「閉上你的魚嘴!」男子皺起細眉,面無表情地恫嚇:「再說話就把你做成晚餐上的烤魚。」

里禮收到主子的冷言威脅之後,於是乾脆就沉入了水底,不過,在回到水底下之前,牠忽然開口:『你這惡人便要由好人懲治,你要多保重了,親愛的主人。』

「你這麼想成為我腹裡的食物嗎?」冷冷地撂話要脅的男子聽著魚精在離去之前張嘴說出的最後一句話,忍不住因此攢緊了眉頭。

『不用再看水占了,我直接告訴你吧!你紅鸞星動了,真命天子馬上就會出現了!』

真命天子!?

男子哂笑地撇撇唇,「你有沒有說錯!?」他是個男人,所以他的另一半也該是個女人才是,他要打哪裡來的真命天子啊......

就在這個時候,男子在驀然間瞪大了雙眼,詫異地瞪著水面開始幻出畫面,一幕接著一幕,最後,他不敢置信地張著唇,無語了,「難道......這是真的!?」蹙緊眉頭,皇甫天霽忍不住詫異道。

沒想到就在這個時候,男子自水面上望見了一點墨黑,慢慢地愈變愈大、愈變愈大,直到他可以辨認出那個黑點其實是個人為止......

碧眼一瞠,皇甫天霽迅速站起,仰首的剎那間,分別自袖底掏出兩張符紙,加以一句真言與咒印幻化成兩隻大鵬鳥往上飛去,銜住了那黑影:「左之左、右之右,把人帶到我面前,去!!」語畢,他再度回過頭去喚來了宮門邊的護法,淡淡吩咐:「你去告訴那個老喜歡耍刀弄槍的粗暴老四,他要是敢對那個天外之客做些什麼好事,我一定會找他算帳!」頓了頓,「另外,你再去通知太子派人去把那個大江南北亂跑的醫仙老五找回來,如果太子問起原因,就說有人極需要他救命。」

「屬下遵命。」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