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傲日頷首,「我告訴你,希寒她現在──」

風川若夜邊回想地邊開著車子離開凌宅。

「我告訴你,希寒她現在的下落只有『那個人』知道。」凌傲日正色地盯住風川若夜那對桃花似的大眼,透露了實情,「整件事情只有他知道來龍去脈,我問了他好幾次,他都不肯告訴我,你去問他吧!」問你的頭頭,雲幻塵。

風川若夜唇一抿、在路邊停下車來,隨即不語了好一會兒,接著便突然地伸出手來往方向盤重重一敲,咒罵:「該死的!他們究竟想要怎麼樣啊!?」憋著滿腹被作弄的怨怒,風川若夜隨即又像是翻書般快速換了張臉色,唇邊的笑意很是邪惡。

哼哼!要玩是嗎!?那麼他就奉陪到底好了!

抹了抹臉,擦去了失望和怒火之後,風川若夜低首看了眼腕錶,已經是下午時分,這時候的雲幻塵應該還在總部裡頭,哼哼......

找不到人的風川若夜,肚子裡的火氣愈來愈大了,他連忙一路又飆車回到總部,打算興師問罪去;問他想要怎麼做!?那當然是抓頭頭最快!

結果,風川若夜便以最快的速度回到總部的停車場內,接著搭著秘密電梯上進了總部,害得正要往吧檯為自己泡杯香奶茶的龍逍遙吃驚了一下,因為風川若夜竟從吧檯邊的一個暗門走進來,而這個暗門是總部的安全門,專門逃難用的。

「喂、喂,狐狸啊!你幹嘛從暗門進來啊!?那不是入口啊......」正想再說些什麼話的時候,龍逍遙被風川若夜那回頭時的露出的那抹冷絕眼神給暫時消音了,他被怔愣住,不解地看著他走向正坐在沙發上飲酒的頭頭,雲幻塵。

好......好可怕啊!
和風川若夜共事許久的龍逍遙從沒見過像是今日他那臉上所覆上的冰霜是那麼可怕駭人,是什麼事情讓他止不住情緒嗎!?也或許......是她,他的未婚妻,凌希寒的關係吧!?

......難道說他剛才衝出門就是去找希寒的老哥,凌傲日嗎!?可是她的老哥據說很喜歡他們家的狐狸的,應該會告訴他希寒的下落啊!?難道......他沒說!?

龍逍遙兀自皺著眉猜猜測,看著風川若夜毫不在意身份地動手抓起頭頭的衣領,把那張令人見之喪膽的惡臉湊近雲幻塵,威脅道:「凌傲日說你知道所有的事,包括希寒的下落。快告訴我!!」惡狠狠地瞪視著眼前笑得如花般的雲幻塵,他可沒被那張貌似女人的臉龐給騙走了,他絕對是個不簡單的傢伙!

「不知道。」微笑。

那若無其事般的笑容教風川若夜險些抓狂,「你到底說不說!?姓凌的說你知道!」

「那是他說的嘛!你自己找他問啊!」雲幻塵一派雲淡風輕地否認了。

「你──」風川若夜一個咬牙,「你不說的話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求人是這種態度嗎!?」撇著姣美的唇瓣,瞇著雙眸的雲幻塵見著了氣急敗壞的風川若夜後便忙不迭地哈哈大笑。

有趣啊!真是太有趣了......難怪『他』那麼喜歡整人,原來是這樣啊!

風川若夜被莫名其妙地笑黑了臉龐,「笑什麼啊!快把她的下落告訴我!」看著雲幻塵不受他威脅、恐嚇地笑著,還端著酒杯繼續要喝酒的模樣很是輕鬆愉快,就像是他們正在討論什麼不要緊的事情一樣的那種態度深深激怒了風川若夜,於是他翻臉地伸出手來打翻了雲幻塵手裡的酒,酒杯跟著摔碎了一地、和著酒液躺在紅色地毯上頭,那光燦燦的模樣令雲幻塵呆了幾秒鐘才回神。

不服氣地昂高了下頷的風川若夜笑了笑,「下落!」他要希寒的下落!

雲幻塵回過神來,也抬起頭來瞥著他,微笑慢慢出現在他的唇邊,緩緩的、輕輕的、柔柔的......躍上唇角。

「你不及格,想都別想。」雖然是輕如羽般的口氣,但那話裡的冰寒卻教一邊的龍逍遙和後來進門便瞠目結舌地看著兩人間的怪異氣氛而驚了一下的尹君洛微微抖了抖身體。

「你!」風川若夜當場氣絕。

「有種你自己想辦法找她!」雲幻塵睨了他一眼,便施然地起身,頭也不回地吩咐道:「逍遙和君洛別杵著,把地上清乾淨,我要上樓去休息。」說畢,那縹緲的身形便走上了二樓。

「你別走啊!你!」風川若夜氣得大吼,可是雲幻塵並沒有要回頭的意思,氣煞了他,「好!我絕對不靠總部的力量找她!告訴你,我會找到的!我會找到她!」說完,也跟著衝了出門。

還呆在原地而無法反應的二人繼續呆滯,哇咧!這下子事情大條了......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