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川若夜就地扔下了那奇怪的管家,自己便開始了搜尋凌傲日的動作;沒辦法,誰讓希寒下落不明,他也只好委屈自己一下下了,因為他不能想像沒有她的日子。

 

這麼思考著的風川若夜一驚,到現在他才恍然明白,原來在他心中已經把希寒當成自己的親親老婆了!

 

一個咬唇又轉著載滿了微笑的瞳眸的風川柔下了臉色與火氣,他決定非要找到他的親親老婆不可,而,至於大舅子那傢伙嘛......哼哼~~有膽耍他的話,就得付出玩他的代價!

 

馬上恢復原有的精明表情,風川若夜轉身奔上樓,不再搭理在原地愣住的管家一臉哭喪。

 

「喂,你留在原地不准逃跑!」惡霸地扔下這句話的風川若夜隨即轉身,從容地藉著樓梯爬上了二樓,被喊住的管家目送著他遠去的背影哀歎,按照他那種慢方法找到主人之前,只怕希寒小姐會讓人給搶走,看來他得幫自力救濟的風川先生一點忙,起碼別讓主人的主人發現。

 

另一方面,翻遍了二樓的幾間房的風川若夜氣喘噓噓地大踏著步子在廊上來回走動,偶爾伴著小跑步,他已經沒有多少時間可以用來浪費了,如果他的手腳再不快點,他老婆就會變成別人的了!可惡~~

 

大呼了口悶氣的風川若夜急著打開一間間的房間,要命地發現二樓的房間遠望而去還有一排沒檢查過。

 

整人也不是這種整法啊!這個該殺千刀的凌傲日!!

 

咬牙切齒的風川若夜悶怒地抬腳踢開某間房門,雙眼像雷達般地探察了一下,確定沒人之後便再大腳一踹,踹開了隔壁的房間。

 

他望著空無一人的房間興歎:「嘖!」還是一樣沒人!

 

沒時間磋跎的的風川若夜歪著首,跟著往後一瞄,還有不知幾百間的房門等他踹.....救人啊~~~~

 

然而,自後頭追上來的管家一邊冒冷汗地看著他的動作,一邊預算起他目前應該是座活火山的狀態、生人勿近,於是他悄悄地退了好大一步,只敢遠遠地觀望著,手捧著一本記事簿,在上頭再劃上一筆。

 

嘿,破壞的房間數又增加了一間。他這是為主人統計該修繕的房間來的,因為照風川若夜這樣強力的破壞方法,該修的會花很多錢......

 

待風川若夜終於受不了地在原地墩坐了下來,臭著一張俊顏暗自咒罵的模樣看來,等這個風波一過,他主人的安危是可想而知的危險了!這還真是很糟糕啊......

 

暗自竊笑的管家捧著記帳本子笑得肩膀一聳一聳的,反正被整回來的會是他主人啊!他擔心那麼多做啥啊!?哈哈!

 

稍做休息完的風川若夜跟著緩慢起身,在他的滿腹的怒火還沒完全消去前,他決定發洩一下,因此,他以比先前更加狂暴的力道轟門,嚇得後頭的管家一陣的畏縮而不敢前進半步。

 

救命喔!他那怪主人怎麼沒事先跟他說這位風川先生其實是個十八般武藝樣樣精通的高手哩!?瞧他空手劈門,門應聲而倒的架勢足以威嚇任何人,還有他那結實的長腿一個踢飛門板的狠勁......真是超級可怕的啊!嗚嗚~~

 

氣急敗壞的風川若夜不惜使出最快的方法一探究竟,但是後頭的管家看得卻是嚇到魂不附體,這情形落在正待在某間房裡悠哉地盯著閉路螢幕上的可怕畫面瞧的凌傲日也忍不住跟著毛起來了,不過他也一併為了希寒的幸福而高興,看來那隻狐狸醋勁很強嘛......

 

但是......換過角度來想,若是等到風川若夜找到他的時候,他大概會把他給拆了吧......糟糕了!

 

覺得有此可能的凌傲日忙著點頭:「對、對、對!搞不好他還會把我分成八大塊丟到海底餵鯊魚喔!嗚嗚嗚~~」真是可怕!看來他得先準備什麼好轉移他的全副注意力才行!

 

這麼打算著,凌傲日瞥見液晶電視下的矮櫃子裡頭擱著一臺的電視遊樂器,是很久以前希寒瞞著他偷偷打工用領來的薪水買來送他的禮物,那時他高興得眼淚都滾下來了呢!

 

希寒她是個好女孩,值得最好的人來照顧她!為了她,他這個大哥什麼都能不要,只求她能找個自己喜歡的人,快快樂樂地過日子。

 

希寒是個好妹妹!抱著那臺遊樂器,凌傲日慢慢地紅了眼眶......

 

***

 

風川若夜終於在體力快要耗盡的時候,氣喘噓噓地停在一扇門扉前,愣住了半天卻沒有進門的打算;因為門上掛了個門牌,上頭還用油性簽字筆寫著幾個英文字:sun room,進門前要敲門喔!

 

這是啥啊!?

 

臉上出現三條黑線的風川若夜質疑著地轉回眸,問著那個前不久才見過面的管家,「......你主人有病嗎!?」懷疑的目光充滿著嘲笑和不敢置信,他找了這麼久,原來凌傲日就在這麼顯眼的地方給他逮......

 

管家隨之一瞄,「啊!」黑了臉,沒想到那個白癡主人竟然忘記拿下掛於門外的門牌了,上頭還大剌剌地暑名了這是誰的房間,「大概是吧!」

 

沉默了一會兒之後,風川若夜開口:「為了你好,你要不要乾脆換個主人!?老是跟這種白癡一起的話,智力會降到零為止。」瞇眼。

 

管家汗顏地垂首,「我會參考您的建議。」

 

§§§

 

「你要到何時才認輸!?」風川若夜已經不知道自己是第幾次這麼回頭問凌傲日了,轉回頭看著電視螢幕上頭的『you lose!』字樣的風川若夜微揚唇角,像個勝利者般地嘲笑身邊已經輸了N次的凌傲日。

 

就在二個鐘頭前,風川若夜進門之後見到了凌傲日,隨即以最黑的閻王臉逼問他希寒的所在,沒想到凌傲日提議要來個比賽,如果他贏了就告訴他人的下落。

 

結果一開始就沒贏過的凌傲日一再咬牙怒瞪著狡黠的狐狸,一輸再輸。

 

「就跟你說了,你贏不過我的啊!還要再繼續玩下去嗎!?」風川若夜得意地昂首,看著凌傲日把遊樂器的鍵控盤一甩,大呼不公平。

 

不以為然的贏家雙手環胸,好笑地說 :「提議玩遊戲的人是你喔!難道你想反悔!?真是沒運動家風度!」

 

「你!死狐狸!」凌傲日咬牙。

 

神色一轉,風川若夜軟聲道:「傲日,我說真的!我不能放掉希寒,她是我很重要的女人。」正色。

 

人家都委屈自己低頭了,凌傲日也沒有太過份,「好吧!」歎息著,瞳眸看向風川若夜,「我只有這一個妹子,交給你之後要記得好好對她,要不然我會找你算帳的!」

 

風川若夜點頭,「你安心吧!我會的!」

 

「唔......」凌傲日頷首,「我告訴你,希寒她現在──」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