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川若夜以最快速度直直飆往凌傲日在市區的家,公路上只見他超速地通過,就連測速器也都只能拍到他的車影而已,車牌號碼都不清不楚到難以辨認,因為他已經不在乎其他的小事了,找到希寒才是他最重要的大事,罰單多幾張都沒關係,只要他找得到凌希寒就好!

 

風川若夜把車停在市區裡的一棟大房子前,前院的草坪修剪得整整齊齊,漆成黑色的雕花鐵門已經微微打開,看來這宅子的主人已經知道他會來索人了,故意叫人提前候他。

 

哼!還知道要派個替死鬼出來等他啊!?好啊!他先看看凌傲日要耍什麼計謀......

 

忍著不滿,忿然地伸手推開鐵門,眼前迎來一位像是管家的年輕男子,對風川若夜深深地一鞠躬,說:「我家主人已經等你許久了,風川先生......

 

風川若夜沉默地點點頭,禮貌地隨著管家後頭步入那片修得同樣高度的草皮,在不甘不願的心情之下,走進了凌家大門。

 

當管家領他走進大門裡頭之後,放眼望去,一片熟悉的黑色沙發率先映入眼簾,再來是液晶的電視擱在一座透明的大茶几上頭,幾個繪有花朵和各種星月天象的圖案的抱枕放在沙發上頭,幾只茶杯放在檜木桌沿,旁邊一包抽取式的衛生紙外裹著一隻絨布做成的虎,看來這個俏皮可愛的客廳隱約訴說著這是一棟有男、女主人居住的房子。

 

只是,那個女主人是誰就不清楚了,因為凌傲日向來連朋友們都防,他其實是個十足的神秘者。

 

不過,風川若夜哪管得著這麼多了呢!?他沒把凌傲日這兒給踏翻了就不錯了......

 

依他想,他應該早就知道凌希寒被誰綁架去了,而且又綁到哪兒去了吧!要不然他早就派人去尋找了,哪會乖乖等著不發作!?要不然就是他知道綁匪是誰,而故意包庇綁匪。

 

風川若夜一個瞪眼,眼底映入管家靠過來的臉,忽然在回神時給他嚇了好大一跳:「喂,靠過來前你也要先行跟人打個招呼吧!?人嚇人是會嚇死人的欸!」埋怨著。

 

管家一臉哀怨,拜託,他剛才已經快把聲音喊破了,這位先生還不是照樣想他的事,根本沒有半點反應好嗎!?

 

微微不高興地撇唇,雖然想發作卻礙於他是主人的客人,得罪不得,要是被主人知曉他這樣對客人沒禮貌的話,大概又會把他綁起來”教育”了,「喔!真是抱歉。風川先生......」忍住、忍住啊~~

 

風川沒在意地擺擺手,「算了!不過,你主人在哪裡啊!?這麼久了還不見他出現......難不成是掛在床上偽裝死人嗎!?」

 

不理會風川若夜對主人的挖苦的管家裝著微笑,「喔!是這樣的,我家主人說只要您在這棟房子裡頭找到他,他就告訴你希寒小姐現在人在哪兒。」按照吩咐這麼說的管家咧著一口白牙,笑得無邪,可是恰恰就與已經聽完指示的風川若夜相反。

 

風川若夜的臉色全都黑了去,比鬼還要可怕。

 

哦喔喔!好可怕......

 

管家微微地退了一步,看著風川若夜在下一秒時候,轉而拎起他的衣領,惡狠狠地對著沒逃過一劫的他咆嘯:「你那是什麼爛主人!?媽的,明知道我急得要命,還這樣玩我啊!?告訴你,我絕對不做這種蠢事!」一陣震耳欲聾的吼叫聲讓管家的眼睛全瞇在一起,雙手掩耳卻依然消不去那懾人的可怕音波入侵了他的耳膜,結果,嗡嗡作響的痛苦逼得他蹲下身體,直直撫著耳朵喊疼,眼見風川若夜忿忿不平地即將轉身踏出大門,管家半睜著泛淚的眸子,說話了。

 

「主人說您如果不打算救希寒小姐,那麼他即將有了另一位的候補妹婿了......」管家流著淚,嗚咽。

 

風川若夜止住了步伐,僵硬地緩慢回頭,滿額的青筋怒暴:「你、說、什、麼──!?」

 

可怕駭人的似夜叉、又似修羅的臉龐讓管家嗚嗚地趕緊起身跑開......

 

「那個、該、殺、千、刀的凌、傲、日!!」

 

「嗚嗚嗚~~~~我什麼都不知道了啦──別找我啊──!」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