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6101_1237529275.jpg 

安倍恭平沒有想到在他想出點子來略微地『回報』一下東宮的『照顧』之前,那個任性妄為的皇子殿下就先將矛頭對準了藤原景,結果偏偏又被他很不湊巧地知道了。

原來是藤原景被對方的身分給壓得不得不低頭,任由東宮威脅恐嚇,讓他幫忙處理一件麻煩事情。

那個東宮推說他的寢殿裡頭半夜就鬧鬼,除了讓他夜夜不成眠之外,也讓他感到非常的害怕,所以想要找個人來解決這件事情。

他又聽說藤原家的長子曾經與個陰陽師一起逮捕了作亂的妖物,於是便讓人找來了藤原景,特別指派他去除妖。

被這麼一鬧,藤原景也沒敢說他根本沒有一樣除妖的本事,而且就算他把事實說出來了,其他人應該也不會相信才是。

畢竟那位與他一同行動、不想居功的陰陽寮裡的陰陽師曾經跟上面報告過,他們之所以能夠順利地逮捕妖物,靠的還是藤原景的機智與不凡的武力。

因此,在唯一的一條後路被人很乾脆地堵死之後,藤原景開始在暗地裡咒罵安倍恭平是個禍水。

就算他是個不折不扣的男人也一樣。老是胡亂勾人、而且自己還一副不清楚的傢伙,通通、一律從現在開始全部都被歸類成禍水了!

不過,藤原景不曉得的是,其實會沾上這個麻煩,他自己也有一份。若不是藤原景那老是不願屈服上位的風骨叛逆,他也不會給自己招惹來這麼一件比天塌了還要麻煩的事情。

只是,他自己根本沒有所謂的自覺。

所以,藤原景現在有些後悔,後悔當初自己不知道是哪條筋錯亂了才會看上安倍恭平這個男人。

表情陰鬱地走下了自家牛車,腳步停佇在朱紅宮門前方的藤原景,遲遲不願意邁出步伐往前行;就在此時,安倍恭平也下了牛車,兩人就在宮門前碰上了面。

藤原景當下感到十分詫異:「你怎麼會在這裡!?」時間都這麼晩了,他怎會還在宮門前面!?

安倍恭平淡淡地說:「我是跟在您後頭來的。」

藤原景訝異德說不出話,最後攏起眉頭:「......」他跟在自己後頭做什麼!?

「我知道您現在要去見東宮殿下。」安倍恭平說。

藤原景瞅著他:「......然後呢?你千萬不要說你也要跟去,因為對方擺明了要為難你跟我......」語畢的同時間,他見到安倍恭平很不給面子地點點頭。

木了一下子之後,藤原景終於忍不住頭痛,伸出顫抖的手指來指著他:「......你這禍水還來這裡做啥!?我不是要你別插手了嗎!?」

安倍恭平的一句話當場擺平了藤原景:「我沒有答應您任何事。」

「......好個你啊安倍恭平......」藤原景痛苦地皺著眉尖,心想這下子可慘了,東宮這招計謀可是來個一網打盡還外加買一送一。

難道他得如了那個變態殿下的意嗎!?

「我說過的,我會回報東宮殿下之前對安倍的『照顧』。」何況他還欠了人家一條人情,而他沒有欠帳不還的習慣,所以不還不行。

一聽,藤原景一臉愕然地望住他。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