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6101_1237529275.jpg 

不解地望著安倍恭平還站在原處,藤原景不由得發出一句疑問:「安倍大人,你不過來嗎?」

有點無言地覷著藤原景那張在當下看來頗為無辜的面孔,安倍恭平莫可奈何地走回窄廊,跟著也坐了下來。

「我好像沒有同意您入侵我的宅子。」

就在安倍恭平這麼回應的當口,蜜露已經從內室裡頭走了出來,雙手還捧著盛有酒瓶和下酒菜的盤子。

看著蜜露一手將淺碟子遞過來,此時的藤原景正要接過,卻聽見了安倍恭平那樣說的時候,忍不住頓下了手,抬眼:「你幹嘛要跟我這個救命恩人我計較!?這樣子會顯得你很小氣......」

安倍恭平給當下鯁得連句話都回不了。

「......」他突然覺得藤原景的確是該好好地被修理一頓了,他根本不用為他擔憂。

沒聽見安倍恭平馬上回應自己,藤原景也沒有計較下去,這會兒乾脆捧起酒碟就這麼一飲而盡;安倍恭平見了,也沒阻止他,只是皺起了眉頭。

「喂......」

安倍恭平一臉淡定地回眸瞟著他,仍然沒有打破沉默開口的意思,這點讓藤原景有些不滿。

「你怎麼沒有問我今日是不是遇到什麼事情了?」

「......您覺得我該詢問嗎!?」沒有正面回答對方的疑惑,安倍恭平鎮定地反問著,沒想到就見被問句給問住的藤原景擰了擰眉。

的確......他們根本算不上熟識,而且也不是朋友,安倍恭平如果將疑問同他問出口了,他反而會懷疑起眼前的這個男人是否有什麼企圖。

頓時想通了的藤原景,當下不由得抿抿唇,眸光清澈地望向安倍恭平。

「你還真的是很不好唬弄呢......」不知道該形容他的這種回應究竟是太過清醒還是將一切看得太過淡然,藤原景未完的話尾就這樣打住了。

「......」

藤原景發覺酒杯空了,於是朝著一旁的蜜露笑了笑;蜜露知意之後,便又在他的碟子裡頭斟滿了清酒。

「謝謝妳了。」抬頭就見蜜露回以一抹微笑,藤原景的心情總算有好上一些。不然今早在朝上受的氣,也不知道該跟誰說開才好。

蜜露小姐那有如曇花一現的純真笑容果然有治療壞心情的效果呢......

發覺藤原景沒有繼續說話,安倍恭平猶豫了一下子,最後還是開口了:「......聽說東宮殿下他刻意刁難您?」語畢,見藤原景立即回過眸子來望著他,安倍恭平忍不住輕輕地抿唇。

「你怎麼曉得!?」藤原景先是訝異地問出疑惑,最後像是想到什麼似的,恍然道:「對了,就算我不說你應該也會從某些好事者的口中聽到的......」語氣略帶一絲嘲諷地說完之後,他馬上將目光挪回,見到安倍恭平仍舊是那張面無表情的臉孔,當下便忍不住在心底嘆息,「反正這不干你的事,你只要安靜地一旁看著就好。」

生平最討厭被命令的安倍恭平,頓時微微地變了臉,但是眼拙的藤原景並沒有看出來。

冷冷地一個扯唇,安倍恭平不客氣地直接道:「您沒有任何權力命令我這種事。」

藤原景詫異地將臉一抬,見著了安倍恭平那張不願服輸的表情,啞然了一會兒,最後才緩慢地開口說:「......那麼,就算我以一個朋友的身分要求你好了,這件事情你不能管......」何況最初也是他去挑釁對方的,現在遭到對方的報復,他沒得怨誰。

安倍恭平將臉一沉,「......如果這件事情我也難辭其咎的話,我是不會放著不管的。」

藤原景神色愕然地迎視著他,安倍恭平被看得不是很自在,立即像要掩飾什麼的,臉色一整。

「最先招惹東宮的人是我。」他這麼做的原因不是要證明自己是站在藤原景那一邊的,他是為了自己。

「......」藤原景瞥著他許久,心裡也明白安倍恭平會這麼說的原由,於是在心中竊笑了幾聲之後,臉上佯裝無奈,登時舉手飲光了碟中的酒水。

「只要不弄出人命的話,我是不會反對你向對方稍微地發洩一下怒氣啦......」像隻偷到腥的貓兒般地微笑起來,藤原景的表情在瞬間看來有些邪肆。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