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說什麼!?」風川若夜大驚。

被像打雷的吼聲給嚇得一愣一愣的龍逍遙只好戰戰兢兢地鬆口:「我是說......我看到你老婆一早被一輛黑色的積架車載走了......」害怕的眸光直盯著快抓狂外加火山爆發的閻王臉色的風川若夜,他實在很怕他把他的脖子給就地扭斷。

立即的,一道銳利又帶著萬分譴責的殺人視線射向龍逍遙,使得他一個緊張地吞了口唾沫,倒退一步,「呃......風川......」

風川若夜的打雷聲馬上直襲而來,帶著雷霆萬鈞的氣勢,「你竟然沒去阻攔──!?」

龍逍遙害怕地就地蹲下來,以雙手捂住耳,直發著抖,像隻可憐的棄狗般,「我一個人又打不過他們,嗚嗚......」

風川聞言之後,氣結地一個甩手,撇過頭、轉過身,盈著滿胸的怒火,筆直地朝著大門邁步,好像氣得不輕;龍逍遙見他稍微遠離了原地之後便才敢抬頭,低問:「喂,你要上哪兒去啊!?」

他不問還好,一問之下,風川若夜便怒氣沖沖地回眸,眼底滿是繚繞燒的火燄,不客氣地直吼:「你還敢問我!當然是去找人啊!白癡!」

不甘示弱的龍逍遙不知哪來的狗膽,問了一句:「那你知道希寒在哪裡嗎!?」狐疑。

這句話問得讓風川若夜氣得直跳腳之外,四肢更是發軟,可憐地蹲下來,跟龍逍遙一起哀鳴:「我忘記了,我是不知道......」頓了頓,「剛才我已經查過了總部的大門上的出入紀錄,好像沒有她的晶卡號碼......」失落的風川若夜繼續說著。

「乖乖,別哭了,再想想辦法吧!」龍逍遙頗能體會狐狸的無力似的,伸出手來地大人不計小人過,安撫地拍著他的頭。

「可惡!」風川若夜狠狠咒了一聲,「妳到底在哪裡啊......」正當兩人無奈地蹲在地上發愣時候,總部的大門被來人層層地打開,進門的是所有人的頭頭,雲幻塵。

他正睜著一雙美眸探看著大門內、沒轍地坐在地上哀歎的兩個不明物體,在靠近之後才發覺那是他的屬員,風川若夜與龍逍遙,於是基於好奇之下,疑問便冒出口了:「你們蹲在這裡幹嘛!?」彎著身體的雲幻塵輕啟那瑰麗的唇瓣,絕逸的小臉上嵌了對閃爍著光芒的瞳眸,止不住那似孩子般的好奇。

聞聲抬頭而來的龍逍遙見是那位美麗至極的頭頭,雲幻塵後,便兀自發著呆、紅著臉地把事實全招了,「希寒被綁架了,頭頭......」他的眼睛還能隱約看見正冒出心型的火花。

雲幻塵了解地一笑,那朵笑容又把龍逍遙的心魂全給收去了:「知不知道誰做的!?」皺起眉,他的臉上戴了一張完美的『憂心』面具,令人以為那是很平常的;好歹凌希寒和他的交情不只是屬員和頭頭而已,他們曾經見過面、也交談過。

風川若夜依著詢問聲回頭來,「若是知道了會在這裡發呆嗎!?」真是個好笑的問題!他可是希寒的未婚夫,難道他會放著她不管,獨自逍遙快活嗎!?

雲幻塵碰了風川若夜的這顆軟釘子後便訕訕地走了開去,在沙發上坐下,「抱歉,我並不是當事人,所以我如果有說話過份的地方還請你多多諒解了......」略微垂眸的雲幻塵淡淡輕語著,然後就是一陣的沉默,看得龍逍遙不禁內疚了一下,看頭頭的模樣,他好像被狐狸傷得不淺。

「狐狸......」忍不住地,好事的龍逍遙動手扯扯狐狸的衣袖,扁嘴,邊指向坐著的雲幻塵,「頭頭好像很難過。」

聞言瞥眸的風川若夜連忙不要緊地撇唇,覺得不甚重要地說:「少來了!你有沒有長眼睛啊!?現在最難過的是我!」

龍逍遙被刮得扁嘴,沒話可以反駁,因為現在的確是狐狸比較難過,算了......

「那你也不必那麼兇啊!瞧頭頭都給你罵得心情不好了!」

忍不住再往頭頭那兒瞥了幾眼的龍逍遙忽然看見身旁的風川狐狸起身,滿臉的面無表情,他奇道:「你去哪!?」

難道他要去自殺!?看他一副從容就義的表情啊......

龍逍遙的疑問只讓風川若夜覺得沒必要回過頭地解答,「去找救星。」

「是誰啊?」

背對著兩人的雲幻塵綻出一抹絕美的微笑,自衣袋裡掏出手機。

「希寒的老哥、我未來的大舅子、總部的代管人,凌傲日。」風川若夜喃喃。

龍逍遙不再多話。

「據我猜測,綁走希寒的應該是總部的人......不,或許是凌雲門的人。」風川若夜說著,轉身。

「凌傲日不會告訴你是誰綁走凌希寒的。」頓時,坐在沙發上的雲幻塵忽然間啟口了,也使風川若夜停下了往前的腳步。

「你憑哪點這麼說!?」沒回頭的風川若夜冷聲輕道,他可沒忘記他是他的是情敵。

「憑我是凌雲門的人、憑我是最了解凌傲日的人。」呵呵直笑的雲幻塵給人一種縹緲感,很不真實。

「那好,我絕對會讓凌傲日從他嘴裡吐出希寒的下落!」這麼說著風川若夜不再多浪費時間了,急奔出總部的大門,然而,背對著他的雲幻塵卻露出一抹微笑。

「那就祝你順利營救公主囉!風川王子。」

龍逍遙沉默地望著雲幻塵,突然覺得自己的領隊人絕非簡單的人物,他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啊!?只怕他想破了頭都還是沒答案......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