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急於尋找救星的風川若夜冷肅著臉色踱出了總部,走到了停車場裡頭開走了自家的跑車,他打算要前往市區去找凌希寒的老哥,凌傲日;因為不論如何,他都要逼迫他說出整件事的來龍去脈不可!

而且,凌希寒是他未婚妻,是他未來的親親老婆,他絕對不可能丟下她不管,再說......她是他唯一摯愛!

首先他要弄個清楚,為何希寒會被綁走,還有綁走她的人是誰,更重要的是──綁了她,那這個綁匪頭子到底想做什麼!?

而他愈是心急,他的車速就愈飆愈快。

然而,此時的總部......

雲幻塵坐落在無人的沙發上頭,隔著茶几與剛才自地上爬起來就坐的龍逍遙對視,只不過雲幻塵邊微笑地邊拿著手機和某一方講電話;一旁的龍逍遙是一臉沉默,正仔細地觀察聆聽著雲幻塵和對方溝通時的輕聲細語,那聲音真是好聽到極點,令他感到全身一陣酥軟。

微弱的燈光光芒照在他的臉蛋與身上,沒想到看來如此弱不禁風的雲幻塵手掌大權,把他們這些幹員耍得團團轉的,一個個皆不清楚他真正的底細,要不是風川狐狸遇上未婚妻被綁架案,或許他還是被矇在鼓裡吧!

一邊打量著這位神秘至極的頭頭雲幻塵,龍逍遙在心底一邊犯著嘀咕;偶爾地,聽著他的輕聲交談的他忍不住跟著流下冷汗,因為他很明白雲幻塵這種人是最不適合當敵人的類型,而且他們真的很幸運,因為雲幻塵是他們的領隊。

雲幻塵邊笑著邊瞥向已經盯著他許久的龍逍遙,遞過了一抹微笑,然後繼續談話;呵呵,他好像是第一次被人以如此『崇敬』的目光瞅著瞧呢!

心底有股滿足冒上來的雲幻塵唇邊逸出幾句這樣的話:「他已經用最快速度到你那邊去了喔!」

「什麼!?」雲幻塵訝聲,「唔?問我有多快嗎......唔,大概是搭噴射機的那種高速吧!」撇唇。

「哦?」挑眉,「我沒有騙你啊!你也知道那隻狐狸有多重視你妹妹了!」

龍逍遙聽至此才明白了,原來頭頭是在和凌傲日說話;可是,他不明白的是為何頭頭明知道狡兔小姐的去處,為什麼不跟風川狐狸說呢!?

奇怪的眸光馬上移向正說得高興的頭頭身上的龍逍遙是百般不解,但是現在沒人會替他解釋了;那隻狐狸有異性沒人性地跑得老遠,總部裡的眾人也各自辦事去了,所以現在只有沒接任務的他與頭頭最閒。

「總之你別太快判他pass,不准放水喔!」雲幻塵微笑,「要不然的話,事情就不好玩了!」

「頭頭......」龍逍遙忍不住滿腹的疑問趕緊出聲,搖著手在他面前晃了晃,只是人家非但不理,還調過頭去再繼續講個痛快。

「頭頭!」龍逍遙扁嘴,「美人,理我一下嘛!」

熟料,雲幻塵僅是回眸笑望著他一眼,食指擱於唇上:「噓~~你先等一下。」

龍逍遙氣餒地搖首,算了,他比不上凌傲日的魅力,認份點好了,於是便再度當回沉默的路人甲。

「沒錯,看來少羽不打算放水,呵呵!」雲幻塵繼續聒噪個沒完沒了的,對面的龍逍遙已經雙手托腮,無聊地坐了好一會兒之後,最後起身越過還在講手機的雲幻塵,到了吧檯邊泡了一壺茶解渴先。

待龍逍遙伸出手拿過茶杯倒著熱茶之際,還順便地瞥了頭頭一下;原來不只女人愛講,連男人也愛講,嘖......

看著熱茶的熱氣氤氳,嬝嬝的白煙飛升,龍逍遙已經開始不耐。

「或許是這樣吧!因為沒人可以懂他們四個兄弟,唔!」雲幻塵淡道。

「......」龍逍遙已經喝完茶、趴在桌沿了。

「喂!她目前應該在裴沐風那裡吧?」轉頭回眸的雲幻塵驚見龍逍遙已經閉眼小憩去了,忍不住微笑地輕語著,其實他是故意不讓龍逍遙知情最重要的事,因為他要杜絕可以提供風川若夜的任何尋人線索,也因為他並不打算違背與風少羽的協定。

「是吧?」雲幻塵露出絕美笑靨,「其實少羽只是想試試他而已,因為希寒是他的乾妹妹吧?」

「唔。」把手機換貼於右耳的雲幻塵微笑,「總覺得有情人老是多災多難啊......哈哈哈哈!你真愛說笑喔!」電話那頭的凌傲日不知說了什麼引得雲幻塵捧腹大笑的,「你妹子應該早已經搭上往台灣的班機了吧!看來英雄難過美人關啊!為他祈禱吧!」惋惜地嘖嘖出聲。

沒有多久之後,眨著眼的雲幻塵已經不想再談了,向那頭的凌傲日道了聲『再見』後便動手結束了通話,將眸光深沉地瞥向一邊的龍逍遙,笑容在此時看來有點......

邪惡。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