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天》/ 與鬼的約束 4



回神來的陰陽師與武士各自思考著,抬首望著夫婦臉上那抹手足無措的不安與徬徨的陰陽師忽然間微微一笑、輕聲啟口。

「能讓我看看手臂上的那印記嗎?」

不確定的妻子於是聽聞陰陽師如此說的時候還愣了一下且回眸去望著丈夫,等到丈夫對著她點頭之後便回頭來,伸出手去撩開她的衣袖。

果然的,妻子的臂上有抹似波浪的黑色印記。

武士與陰陽師皆訝然地盯著妻子臂上的黑印子瞧了一會兒,然後兩人相望一眼後由陰陽師提出疑問:「請問......」

丈夫與妻子不安地吞嚥著唾沫。

「什麼事?」

陰陽師微揚起唇角,笑容燦爛,「請問最近有沒有發生什麼不尋常的事情?」陰陽師望著兩人驚疑的神情,連忙垂睫地笑了笑之後再抬眼補充說:「除了這件事以外......」

夫婦倆聽話地開始做回想的動作,然後丈夫先是搖搖頭,但是妻子卻是點點頭,這樣迥異的表示使得陰陽師隨著有了興趣起來。

丈夫十分詫異地撇首望著妻子,驚聲道:「還有哪件事我不知道的啊!?妳為什麼不告訴我!?」

妻子害怕地咬唇,囁嚅著:「啊......阿清啊,其實不是你所想的那樣啦!我......我只是......」

丈夫怒睜著圓眼,兇惡地在陰陽師與武士面前與妻子爭吵起來了,「不然呢!?妳說啊!」

陰陽師與武士微微苦笑地不知該怎麼辦才好,只能沉默地盯著倆夫婦於原地爭來吵去,並且安靜地不發一言,而當夫與妻注意到兩人有好一段的默然之時,感到一抹羞慚的他們才慢慢安靜下來。

低頭的丈夫因此以肘推推坐在自己身邊的妻子,小聲:「快說啦!妳到底還有什麼事情瞞著我的!?」

妻子緩慢地抬頭後才應聲繼續敘述:「其實事情是這樣的......」

於是妻子於三人的疑問目光下緩緩地道出妖物求親的事情。

三人聽畢之後只是抿唇,由陰陽師首問:「那,妳可有答覆那妖物,或是說出妳的真名來!?」

妻子覺得心虛地緩慢點頭,「......是的。」

丈夫見妻子坦承後只覺得怒火中燒,瞬間地立起身來脹紅了臉地朝妻子喝問:「妳這是對我的不忠!對不對!?」

妻子眼紅地搖頭,「我......我沒有呀!只是,我還想跟你一起過日子,要一起很久、很久啊!」

丈夫坐回原地,默默地流著淚。

武士同情地望了他們好一會兒才轉頭面對陰陽師:「晴明啊,你就想想辦法吧......」

「辦法也不是沒有......」沉吟著的陰陽師忽爾抬眸對住妻子憂慮的眸子,「妳應該是遇上即將化成山神的山鬼了......」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