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師同人之三十六御題》零四/年少時

 
晴明邸。
 
悠然的夜裡,陰陽師的師兄─賀茂保憲與武士和陰陽師一同坐在晴明邸的窄廊下,但是由於保憲適才與武士來訪晴明邸時,提了一籃的鮮美魚兒,於是,陰陽師就同好友與師兄保憲告知他要先行退席,便提著竹籃進入了自家廚房裡烤鮮魚去了。
 
話說回來,陰陽師空著的席間,保憲突然笑得一臉神秘地朝武士源博雅靠了過來,發問了:(博雅大人啊…您想不想知道晴明的年少時啊!?)
 
武士聽著便好奇地瞪大了眼,(是啊!我從來沒聽過晴明自己提起以前的事情呢…)
晴明每次都神秘兮兮的,他問他的問題是有一半沒有得到答覆、被晴明以幾言幾語兼輕描淡寫地帶過了的,說實在的,他好奇死了…
 
保憲再度微笑,(他呀…少年時期還是與現在差不多呢!我真懷疑你怎麼會跟我那個冷漠的師弟交上朋友哩!而且還是很要好的那一種…)抓著頭,保憲狐疑地瞥向正在傻笑中的武士,(真是奇怪啊…)
 
(會嗎?)武士覺得奇怪地瞄他一眼,(其實晴明一點都不冷漠啊!怎麼每個人都這樣誤會他呢!?)低首斟著酒的武士替陰陽師辯護了一句,馬上就引來了保憲的奇異眼光。
 
(嘖!嘖!您還真是只看到他的某一面啊!博雅大人…)保憲感到好笑地隻手托腮,那抹似笑非笑的笑意讓武士連打了幾個寒顫。
 
(沒人比我更了解晴明了…他呀!是個奇怪的人…)保憲輕喃著,抬眼覷向內室的方向,留意一下晴明究竟出來了沒有,若是說他的壞話還當場被他抓到把柄的話就太丟臉了。
 
武士這才恍然大悟地看著保憲,(對喔!聽說您是與晴明一起長大的…)
 
保憲瞄了武士一眼,扯唇,(是啊!所以說我應該是最懂晴明的人了…你呀!博雅大人,別太相信晴明啊~~因為他常常耍弄別人呢…)
 
望著保憲神秘兮兮地告誡他的這句話時所表現出來的態度,武士懷疑他們倆人是否是真的感情不好了。
(晴明他本來就常常耍弄我呀…我差不多都快習慣了…)武士這麼說。
 
保憲哈哈大笑,(博雅大人,您真的懂我的意思嗎?呵呵…)微笑地盯著武士再度端起酒碟啜飲一口其中的酒液,然後再看著武士略微詫異地抬起頭來望著他,一臉的疑惑。
 
(保憲大人?您的話是什麼意思啊?)
 
保憲看著武士懵懂的模樣,邊撫掌大笑出聲了,他終於明白師弟為何只對他特別了!
哈哈哈哈~~~~
沒有心機的單純傢伙呀…唔~呵呵……
 
武士更加不明白地看著保憲笑了淚,笑完了之後又對他說:(還記得有一次,平安京裡頭發生了好幾件的連續殺人事件,這些被害者都是一些年紀相近的少女,結果,我父親…啊!也就是晴明的師父要我們把這件事情當做試驗我們的訓練成果,於是我與晴明想了個辦法…呵呵…)
 
(什麼辦法啊?)武士果然接下去問了,但是他的表情帶著一抹緊張,不知是為了誰。
 
(我們以抽籤決定扮演的角色。)保憲微笑。
 
(啊?)有聽沒有懂的武士一瞪眼。
 
(他扮那個女誘餌誘出殺人魔,我則是隨從…)保憲咧開嘴,露出陽光般的笑容。
 
武士睜大眼,(您說…晴明扮成少女?天啊…)
 
(欸~~別驚訝嘛!扮女孩子的話,晴明比我還適合啊!他那張臉在十八歲前都還會被誤認為是女孩子呢!…哈哈~~~~他在解決那件妖物殺人事件之後,足足不理會我有三天呢…)
 
(哦…是嗎?)此時,一句低啞的嗓音傳來,保憲還是不察地應了一聲,博雅一眼就看見正自廚房裡走出的陰陽師,立即尷尬地搔著頭陪笑。
 
(是啊…)保憲不知道陰陽師已經站在身邊了,就在剎那間,他忽然讓陰陽師的結冰咒給凍住了嘴巴,只能發出”咿唔”的聲音,臉色發白地瞅著陰陽師坐了下來,看著他好笑地指著自己的青紫唇瓣發不出聲音。
 
(這是叫你別亂說話…)陰陽師悠哉地伸手動箸,夾了一口熱騰騰的鮮魚肉送入口咀嚼。
 
博雅冒冷汗地盯著陰陽師那毫不在意保憲那哀求他的眼神,他現在已經吃不下東西了,就怕陰陽師拿咒術來對付他…
 
保憲大人說得沒錯,他果然只知道陰陽師眾多面的其中一面而已…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