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陰冷,晴明邸院裡的植物們皆迎風沙沙作響,此時,初冬的寂寥無聲與萎靡令人感到空氣中有一抹無法忽略的蕭索蔓延著。

坐在窄廊上的晴明一手端捧著蜜蟲倒好的酒,就口輕啜之際,表情是一派的閒適;待溫潤的酒跟著滑過了喉嚨,瞬間溫暖了周身、袪除了寒意之時,坐在他面前的博雅忽然開口了。

「晴明......」原封不動的酒杯還擱在他的膝前,博雅抬眸望著晴明一副不在意的樣子,聽著他應和般的輕吟,由自己發出疑問。

「唔,什麼?」晴明擱下酒杯,微睜著會勾引人的一雙迷茫鳳眼,唇畔帶笑。

「你知不知道......『那件事』?」不知道自己該怎麼開口的博雅訥訥道。

「哪件?」晴明挑眉,眼含笑意。

「就是前二日,在朱雀大路上頭那具被吸乾精氣的屍體的那件事。」

「哦......那件事啊......」晴明恍然大悟地輕吟一句,而後淺淺地揚著紅唇笑了,反問:「那事......怎麼了嗎?」

「我很擔心你,晴明。」博雅抓抓頭,很老實地招了,望著晴明仍舊那副不痛不癢的樣子,他就很替他在意。

「擔心什麼?」晴明微笑,又接過蜜蟲倒的酒,一飲而盡後才回眸覷著博雅:「那具屍體又不是我......」

「晴明!」博雅不悅地嘟嚷著,橫了眼此時似笑非笑的好友,認真地說:「這一起吸精事件已經是自發生來的第五件了,而且妖物還專挑有本事、有能力的人當作對象......」

「那又如何?」晴明笑著反駁,似乎不將這件詭譎的事情放在心上般的,仍然一副悠游自在的模樣,讓博雅氣到發不出聲來地瞪住他。

「你這傢伙......」真是氣死人!明明就是事關自己生命的重要事,晴明卻還是這般不在意,難道要等事情發生的時候再來後悔嗎!?

「博雅,別生氣嘛......」明白博雅究竟擔憂什麼的晴明當下軟言,笑著說:「你可以放心,因為我不會有事的。難道你還信不過我的能力嗎!?」

博雅瞪了晴明一眼,沒轍地點頭:「這倒也是......」他的好友安倍晴明可是眾所皆知的有名陰陽師,實力自然是不用說了。

晴明只是微笑著,沒有說話。

「不過......晴明,總之你最近要出門的時候注意點,要是你怎麼了,我會很難過的。」博雅還是認真地叮嚀起來。

「知道了。」晴明垂首含笑道。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