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際放亮的一大清早,鳥兒努力地在樹梢啼鳴、跳躍著,昨夜未燃盡的紅燭仍舊孤單地與燭臺親密相偎,燭芯卻已然熄滅;只見客房裡的案沿與床沿邊皆趴著一抹身影,這兩人便是昨晚奮戰不懈的馬芸芸與其侍女綠兒。

被清早悅耳的鳥鳴聲給吵醒的綠兒先馬芸芸一步睜開眼來,然後伸手揉了揉惺忪的睡眼,跟著透過屏風望向房門前的窗櫺透進幾絲耀眼光線之後,才曉得外頭已經天亮了。

在桌邊坐起身來的綠兒將她昨晚替小姐連著抄了幾頁的劍譜給收好,再將案邊整理過後才跟著站了起來,瞥眼瞄了很沒形象地躺在床邊就呼呼睡過的自家主子,而後很沒轍地搖首。

「小姐也真是的......」就算不是在自己家,也用不著這麼放鬆吧!?

歎口氣的綠兒於是走到床邊,努力地將小姐在床上放直後,這才離開了大床邊、轉往門板的方向。

天都亮了,她得在小姐醒過來之前去打盆溫水和找點吃的東西。

這麼思考著的綠兒於是信步走出客房,準備去做她份內的工作,只是當她正要踏上長長的迴廊時候,竟在廊上遇上了錦王爺與王妃,他們正朝著她的方向踱了過來。

「綠兒。」

「王爺、王妃早。」

眉小鈴訝異地探問道:「芸芸呢?」

「小姐她還在睡......」綠兒不好意思地垂著頭,不敢看錦王與王妃聽見這句話的臉色,畢竟她與她家小姐是王府的客人,然而,客人竟比主人還要晚起,這根本不像話。

「喔?本王想也是這樣......」錦王撇唇,瞄了眼身畔的妻子,「看吧!就跟妳說那胖女人沒那麼有心......」不以為然地扯扯唇,錦王望著眉小鈴皺眉道。

但是,眉小鈴卻覺得事情不是這樣,她回眸瞅著錦王、緩慢搖頭道:「不會的,我總覺得芸芸似乎真的很喜歡應將軍,光看她自相府裡搬出名劍、而且還為此拉下臉來求助你這一點就知道了......」

錦王攏眉、哂笑地努唇示意眉小鈴去跟他們面前的綠兒弄清事實:「......那正好跟那胖女人的侍女求證一下。」

「無憂,別再叫芸芸胖女人了,她並不胖......」

「比起妳是胖多了啊!」

「無憂!」眉小鈴攏眉,望著錦王撇首哼了聲,只好無奈地轉過頭來對著此時尷尬到不知道自己該不該迴避的綠兒。

「綠兒,芸芸昨天晚上抄譜抄到哪時候?」

依著問句的綠兒皺眉回想:「回王妃,奴婢和小姐一直寫到睡著為止。」

聽見這個回答的眉小鈴揚高唇角地回視錦王,眼神有種『你看吧!』的意思,錦王察覺之後僅是不屑地哼了哼,望著眉小鈴沉默了好一會兒,才開口喃喃道:「芸芸看來真的很在意應將軍呢......我從來沒見過她這麼努力的一面......」

「是的,小姐還說她不會放棄。」綠兒點頭道。

望著兩個女人交互討論起來的錦王此時正無語地思考著,沒有回應這句話。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