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子剛與警員們上氣不接下氣地匆促趕到徐若思住的那棟樓下,見雕花大鐵門不知是誰沒有順手闔上,於是他們便在沒驚動誰的情況下進入了一樓。

慌亂地爬著階梯的安子剛一心只擔憂著徐若思的安危,臉龐上那種戒慎恐懼似乎沒變過,讓後來跟上的員警小三忍不住暗地懷疑他們的交情什麼時候這麼好了。
他從未見過隊長在別人面前因為害怕失去一個人而露出懼怕的神情,此刻可說是破天荒吧!

咕噥著的小三隨著緊急的步伐爬上二樓,突然間地,安子剛停了下來,使得他後頭跟上的小三和兩個警察撞成一團,哀號與抱怨聲一起。

「哎唷...痛啊!隊...隊長,幹嘛停下來...」小三撫著撞疼的鼻尖,差點流出眼淚來了。

「噢!痛、痛、痛!」

「噢!疼啊、疼啊、疼!」

安子剛沒轍地翻了白眼轉過身去,丟了幾大枚的白眼予他身後那三個喊痛喊得很賣力的傢伙,隻手擱於唇上輕噓,「噓~小聲點!」

「喂~隊長,我們是來抓賊的,又不是當賊,幹嘛要特地小聲啊?...」不滿地撇嘴的小三這麼說著,馬上就讓安子剛瞪了一眼,因而噤聲不語。

安子剛這才作罷地轉回身體,狐疑地指著那扇沒被闔上的二樓大門,示意警員們轉回注意力,「看,二樓的門沒關...」記得徐若思與他說過,楊立風就是住在二樓,現在,二樓的大門竟然大意地沒鎖上,這難道代表了什麼嗎!?

安子剛不太願意去想地皺起眉來。

「裡頭暗暗的...看不到...」小三朝門裡頭探了探頭,正欲踏步往前之時卻讓安子剛按住頭,往下壓。

小三不悅地回眸。

「我先進去...」一邊肯定、一邊思考的安子剛驀然地抬眼,眼底裝滿了對徐若思的憂心,因此他不再猶豫地踏進大門裡,然後朝室內踱進,他身後的三人皆以訝異的眸光盯著他的背影。

看來,隊長似乎很在意那個男孩...

安子剛等到自己的雙眼在稍微適應了黑暗之後便發現屋內一片寂靜,沒有半個人的屋內十分地陰冷,安子剛只好摸著黑,見到一旁的電燈開關後便移動腳步過去,將屋內的燈光全都打亮──

接著的,他迅速地掏出自己腰間掛著的佩槍,雙手握緊,掃瞄了自己的前方四處,看來屋主不在。
不過,楊立風為什麼忘記關上自家的家門呢?
難道他不怕會有不法之徒進門來嗎!?

一個又一個的懷疑輕掠過心頭,但是隨之而來的是一片又一片黑又厚的烏雲掩蓋,詭譎的黑色不祥的預感佔據了他的心房。

當安子剛兀自猶疑之時,小三已然大剌剌地四處搜索著楊立風的屋子,廚櫃、冰箱、酒櫃子、房間...

沒想到經他們這樣仔細一查,竟發現多樣奇怪的東西,有一罐裝著人類臟器的透明罐子,一把生鏽的刀,還有...

一袋綁緊卻沒有丟棄的肉塊被藏在廚房裡頭。

小三和兩名警員把這些東西全都放到客廳的桌上,讓安子剛一一審視。

「這是...」

安子剛赫然變了臉色,空氣中一股突如其來的冷風教他渾身打了個冷顫。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eelier / Beth 的頭像
seelier / Beth

§ 鏡花水月‧玲瓏幻象 §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