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立風輕憐蜜愛地伸出手來輕撫著此刻正緊閉著雙眸、躺臥於床舖上不醒人事的徐若思,唇邊含著一串咕噥不清的話。

「...鈺...知不知道...找你找得很苦...我...」眼露悲淒的楊立風紅著眼眶,雙手改握住徐若思的雙手,然後搖晃著他,愈來愈使勁了,沒想到徐若思給這樣一晃,忍不住地皺眉、重咳起來,但是他的意識還未醒來。

繼續在徐若思耳邊呢喃的楊立風字句帶著蒼茫與空然的語氣,緩慢而簡短地道來他與馬子鈺的相戀過程,神情轉變得像是另外一個人般的。

「自從你喜歡上別人後,我無一日不希望你能再回到我身邊...鈺啊...你聽見了嗎!?」楊立風低著首,表情飄然,好像即將消失在這個世界般的那樣空茫,背叛所帶來的那種無措令他已經失去了自我。

「結果的...」一陣仰首高呼過的楊立風再度垂頭喪氣,雙目沒有凝焦的失神狀態與心底惶惶然的哀淒使得他看上去似乎一夜老上了好幾歲,「你還是選擇了別人,你可知我的心痛!?」語氣忽高忽低、夾著一抹痛苦難抑,心頭的酸澀逼出了他眼眶周圍的淚滴。

失望至極的淚水一顆顆地流出、落於床舖上,沾溼了床單,楊立風的眼前是一片的模糊淚水交織著,他已經看不清眼前人兒的臉龐,心頭像被挖空的痛苦襲向全身,恍如烈火燒灼著他的心。

伸手抹去了淚痕,他咬著牙續道:「不!你並不知道...而且...而且你還十分快樂地跟著那個男人走了...」說到這兒的楊立風抖著身體與心,怒不可遏的忿恨使得他瞬間睜大了眼,將拳頭握得死緊,然後忿怒不平地伸手搥打床舖,直到手都泛著紅痕與微微出血為止。

「這是誰的錯!?」破空狂吼的震撼讓徐若思的胸膛因而微微地產生了起伏,那顫著眼睫的模樣好像是快醒來了,他擱於床沿的纖手也隨著動了動。

楊立風狠狠地瞪著徐若思已經因為滿頭的頭痛而發出不適的呻吟聲,「這是你的錯!都是你的錯啊!我這樣愛你...你卻喜歡上別人...」陰著臉面、忿忿的磨牙聲音都使得楊立風在瞬間恍若地獄中修羅的化身般的可怖。

「是你逼我的...鈺...」由忿忿不平轉成咧開嘴、嘿嘿直笑的楊立風輕聲說著,朝徐若思伸出手來,「我要讓你忘記那個男人...呵呵呵...」語畢的轉眼間,他開始動手扯開徐若思的衣...

沒料見此時的徐若思已自夢中脫離了,抖著眼睫的他沒多久便因刺眼的光線而微微睜眼了,然後發現自己的頭好像是腫了一個大包般的疼痛,還帶著一抹可怕的暈眩。

「我怎麼又回到家裡了?難道我在作夢嗎!?」半睜著眼的徐若思疑惑,奇怪了,他怎麼覺得胸口有點涼...

「不...你已經醒來了...」一道詭異的男聲頓時打破徐若思的以為,為空氣中原本就存在的詭譎感慢慢地加深,當然,這道突如其來的聲音也教徐若思一個倒抽了口涼氣。

這聲音...
是房東!「楊...」抬眼一個驚喊出聲的徐若思隱約察覺空氣中的那抹不對勁,除了一股奇怪的味道之外還摻了點恐怖,「你...想幹嘛啊!?」

楊立風嘿嘿一笑,在徐若思正一臉茫然在驚訝的時候,忽然被他一撲過來的動作給硬生生地壓倒在床,雙手沒有停止地正在脫去徐若思的衣衫...

「你做什麼!?救命...救命啊──」瞪眼一瞧的徐若思慌亂地大聲吼叫,頓時感覺自己被剝了一層又一層,陣陣涼意逐漸漫上他的四肢,於是他只好自力救濟,「救命...救命啊──」

在尖聲喊叫的徐若思隨著自己的呼喊而起身奮力地掙扎著,誰知楊立風的力氣根本比他還大,硬生生把他壓回身下,一抹駭異與冰寒在突然間漫上心頭而來,對於他的抵抗,楊立風只是皺起眉頭。

「別浪費力氣了...呵呵...」

徐若思拚命抵抗著,「你幹嘛要這麼做!?」糟糕,雙手動不了...

抬眼覷著楊立風傾身逼近他的一張詭譎、放大的笑容,「子鈺,你死心吧!他不會來救你的...呵呵呵...你就乖乖的,我保證不殺你...」

徐若思震駭,他說的”子鈺”到底是誰!?

楊立風瞇著雙眼呵呵笑了,彎身強吻徐若思,聽得他一陣尖叫與咿唔聲音,而且還用雙腳猛地胡亂踢著,「你...你這變態!放手啦!」

耐心終於被磨光的楊立風不悅地伸出一隻手來摸向腰間,取出一把新刀子就往徐若思的脖頸上擱去,成功地使他暫時安靜了下來,「吵死了...我只是想要你忘記那個男人而已...」楊立風露出陰鷙的表情瞪向噤聲不語的徐若思,見他抖著唇、一臉害怕。

「難道你想再被我殺一次嗎!?...」陰著笑容問。

徐若思瞪大雙眼,駭然的表情令楊立風滿意地笑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eelier / Beth 的頭像
seelier / Beth

§ 鏡花水月‧玲瓏幻象 §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