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12971759481.jpg 

另一方面,李翔麟與飛鳳各自坐在王府大廳裡的圈椅上頭,飛鳳正看著府裡的下人將他之前所買的一些物品一路搬進自己的居處,加上不時地綻出一朵微笑,顯示他目前的心情很是愉快。

 

李翔麟發覺了,不由得對飛鳳看了幾眼。

 

他還記得當年那個窩在他家樹上休憩的清麗少年並沒有在他面前展露過這種歡喜笑容的。

 

兩相比較起來,當時的少年在睡夢中露出的是那種撒嬌似的淺淺微笑,雖然沒有比現在飛鳳展露出來的笑顏還要漂亮,但是卻比較清新可人。

 

......他總覺得,以前的少年與現今的飛鳳相較,飛鳳的笑容多了點物欲感,破壞了他在昔日對他美好的印象,他反而比較喜愛以往的那個樹上少年。

 

思量完畢,李翔麟忽地跟著輕喊出聲。

 

「飛鳳......」

 

飛鳳立即轉過眼來,眼底閃閃爍爍的笑問:「不知王爺叫喚飛鳳何事?」

 

「......」似乎是因此察覺了什麼,李翔麟怔忡了一會兒,直到飛鳳露出狐疑的表情。

 

「王爺?」

 

「喔,沒什麼,我只是走神了而已......」

 

「是看著飛鳳走神麼?」飛鳳睨了眼李翔麟,半掩面笑道:「如果是的話,飛鳳希望您不要太快醒過來。」

 

一句話就逗得李翔麟尷尬地紅了整張臉,頓時無措起來:「其實也不是這樣的......飛鳳......」

 

飛鳳愛嬌嗔道:「那不然呢!?」

 

微微皺起眉頭來,趁著飛鳳沒空研究他的表情時候,李翔麟繼續說了下去:「飛鳳,你剛剛在轎子裡說過......」

 

正為了今日砸下重金購買的物品而感到欣喜的飛鳳,並沒有注意在聽,只隨意含混地應了聲:「嗯?」

 

「你說你身上那塊玉珮是你自小就佩帶的麼!?」

 

「是呀,怎麼了嗎!?」聽聞李翔麟又問起他身上那塊自南天昭身上得來的雛鳳玉珮,飛鳳當下心一緊,立即回眸陪笑。

 

「......」

 

飛鳳轉著眼珠,輕喚道:「王爺?」

 

「......那你知不知道那塊玉珮上面刻了什麼字!?」

 

「王爺,玉珮上面並沒有字啊!」飛鳳訝然,笑問:「您是不是看錯了!?」

 

李翔麟猶疑了一下子,在思索過後,開口:「這樣啊,那大概是我看錯了吧......」

 

「您大約是在哪裡看過類似的玉珮吧,所以這才弄錯了......」沒有把此事放在心上的飛鳳於是笑稱道。

 

李翔麟瞅著飛鳳,驀然無語了。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