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12971759481.jpg 

南天昭按著花魁的吩咐,下樓找來了嬤嬤,同她言明了花魁的請求,雖然嬤嬤再如何不願,她也得咬著牙根應好,順帶在南天昭面前不忘數落飛鳳幾句。

「這個老是不聽話的孩子也真是的......他是不是壓根就忘了嬤嬤我當初的恩情了呀!?」

「不會的。」

聽見南天昭正出聲安慰著她,嬤嬤當下忍不住抬起頭、嘆息似地說:「你這孩子可真是貼心。如果你再長得好看些的話,好歹也能替嬤嬤我再多賺點銀子,嬤嬤也不用這麼擔心以後的日子會難過了!說實話,飛鳳那個沒天良的俊小子啊,從來沒把嬤嬤的死活放在他心上過......」

南天昭面無表情地看著她自怨自艾外加自言自語起來,心頭忍不住掠過一陣哂笑。

人心可真是貪婪啊......

「飛鳳大人一向很尊敬您的。」

「阿昭啊,你這小子雖然容貌平平,但你那張小嘴可真是會說話,比飛鳳要好多了。」嬤嬤感動地身手攬著南天昭,一邊拍著他的背脊哄著。

南天昭只是扯唇淡笑,但是笑意並沒有到達他的眼底。

「是嬤嬤不嫌棄。」

嬤嬤被這幾句貼心話給逗得頓時笑逐顏開:「你這小子!好吧,嬤嬤我還有客人要招待,你也快些去做事吧。」

「是。」

原本南天昭轉身欲走,但又被突然間回頭的嬤嬤喊住:「對了,你等會兒上去雲雀那兒看一看,他剛才還在叫人找你呢。」

「是。」南天昭乖順地答。

「阿昭這小子如果掛牌的話,定不會輸給飛鳳的......」嬤嬤臨走之際還自言自語地喃喃著,南天昭則是不在意地漸漸走遠。

他按著嬤嬤的叮囑,先是上了雲雀大人那兒一趟,替雲雀備妥了他要求的一桶熱水與洗臉水,南天昭隨即又回到廚房幫忙整理,讓廚娘們少了一堆粗重的活兒,心底暗暗肯定南天昭的勤勞;只是當他做完劈柴的粗重工作之後,嬤嬤卻派人來廚房叫他,說是飛鳳的老客人前來光顧,但飛鳳的身體有恙,要他先去接待這位貴客。

南天昭沒機會說個『不』字,只好自己端著精心準備的酒水菜餚,讓另個下人領他進入某間密閉的廂房雅閣裡頭。

「去吧!嬤嬤說了,務必要討這位貴客歡心。」

「飛鳳大人呢?」

「嬤嬤正在同他說說。」下人話畢,便轉身離開了原地,只留下南天昭站在門外候著。

最後,沒轍的南天昭只好推門走進,他的步伐繞過了特意隔開內外的屏風,來到了飄著薰香的內室,只見一個身穿錦衣的男人正坐在鋪有繡著飛鳳美姿的桌巾的桌沿,此刻正目不轉睛地看著他,「大人,讓您久候了。」

「飛鳳呢?」男人訝異第望著眼前這名面貌清麗的小廝,疑問。

「飛鳳大人的身子微恙,所以先讓小人過來服侍。」南天昭淡淡地回答。

「哦......飛鳳要到什麼時候才會過來!?」

「小人不知情。」

看著南天昭已然走近他,於是男人沒再提問地朝著南天昭招手:「那你就快點過來吧!」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