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認為自己已經跟晴明達成某種協定的博雅很認真地點點頭,隻手捧起了酒碟子之後,也一口飲盡了碟子裡頭的透明液體。

兩人沉默相對了好一會兒之後,晴明這才慢慢地抬起螓首來,心思隨著一轉,一邊開口笑問著博雅:「......你今天就是特地過來這兒告訴我這件事的嗎?」

博雅聽見晴明對他發出的這串疑問聲音,緊接著便抬起頭來搖首否認了,「其實也不是啦......」有點微赧地抓著頭,神情看來似乎有些不太好意思的博雅緩慢地說出他的心思,「我只是想過來你這裡一趟而已。」

「哦?為什麼?」瞥著博雅,晴明有點狐疑地歪首笑問著。

「因為在這裡跟你喝酒聊天很舒服,特別是在忙了一整日之後來這兒,會有種完全放鬆的感覺吧。」博雅想了想,回答;而且晴明身上有某種特殊的能力,能夠在一瞬間使人的心情安定下來。

「原來如此......」靜靜地彎起唇來的晴明笑得很媚惑,垂著長捲的眼睫,他伸手撈過了酒杯,望著蜜蟲在杯裡倒酒,然後在半滿的時候收手,跟著他端起酒碟後一飲而盡,任初冬裡的這股暖意直達心窩。

「晴明,你為什麼會這麼問!?」博雅覺得很奇怪,那張臉連忙朝著晴明湊了過來,緊張道:「難道你不喜歡我來這裡找你嗎?」

聽見疑問句和望見博雅面上的焦慮,晴明忽然揚唇淺淺笑了,眼兒彎成美麗的新月,「沒這回事。我只是好奇,隨口問問罷了......」啟口輕柔地喃喃著,晴明望了眼博雅鬆了一口氣的神情,忍不住覺得好笑,「如果我真不喜歡你來這裡,儘管閉門不見就是了,有必要在打開門之後才來後悔嗎!?」

聽了解釋的博雅仔細想畢後,頓時也跟著笑了,「也是......」他認識的晴明從來不做多此一舉的事情。

「呵呵......」晴明示意身畔的蜜蟲繼續倒酒,跟著垂下眼來望著自己與博雅的酒碟子再度被斟滿了清酒。

「不過,晴明啊......」

「唔?」

「能夠跟你這樣無所事事地聊著天,真的很愉快......」博雅舉起酒碟湊近唇畔,「真希望能夠一直這樣下去......」

一直這樣嗎......?

只是,這世上有很多的事情都是身不由己的;因此,他也無法跟博雅保證什麼。

「唔......」晴明含笑地撇頭覷著安靜的庭院。

希望如此。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