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馬芸芸與綠兒離開的那一天起,應龍飛每天的時間似乎硬生生多了起來,但是他將這種感覺歸為是自己太閒了,因此,他將所有的心力都投注到批閱那整疊的文件裡頭。

但是,就算他這麼做了,這個奇怪的感覺還是沒有消散一點點,反而又愈來愈濃重的跡象;所以,平時很少展露笑容的應龍飛便更少笑了。

望著自床邊窗櫺外頭射進房裡的耀眼陽光,剛醒過來的應龍飛坐在床前呆了呆,然後不知過了多久之後才起身著衣、在床邊漱洗,待整理儀容完畢才踏出門。

打開了房門,應龍飛伸手撩起衣袍的下襬、正要一個跨出門檻之時,眼角不經意地瞄了門邊的角落一眼,然後抿唇。

門的小角落裡空空蕩蕩的,就像現在他的心頭一角一樣。

應龍飛思考完畢,卻忍不住為了這種莫名的情緒感到不解地甩了甩頭,想要撇清什麼似的別開臉龐去了。

他,並沒有錯。

馬芸芸欺騙他在先,他這麼做並沒有錯啊!?只是,既然如此,他又為何要為了她而感到愧疚!?

兩腳踩出了門檻外後,應龍飛抿唇、踏著步伐繼續前進,刻意想要忽略剛才他特別瞟了門邊一眼的那個動作代表的意思,臉色沉鬱地踏進了後園,恰好碰上了總管。

「將軍。」

「嗯......」

「將軍,請您等等。」

很習慣下人對自己彎腰行禮的應龍飛隨即點點頭,然後正要越過他身邊之際卻被叫住了,他只好緩緩回頭,「還有什麼事?」

「剛剛從皇宮裡又送來兩批縣政來的公文要您點收。」管事為難地稟報道。

「公文?」應龍飛訝異地皺攏起眉,止住了步子:「那些卷宗不是應該要送往宮裡的嗎!?」

「是,但是,皇上說這是將軍遲了三日才送回上一批文件的懲罰......」

「......那批公文現在在哪裡?」沒轍的應龍飛只好開口問。

「將軍,在前頭......」

應龍飛無奈地伸手撫額,一邊逸出一聲歎息:「好吧,你就代替我點收一下,然後再送到書房裡來吧。我今日一併閱完。」要不是之前打輸了那個不務正業的皇帝的一個賭,他哪可能乖乖地替他看那些要命的奏文啊!

「是......」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