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師同人之三十六御題》三一/告白



晴明邸。

點點晶瑩像是清晨露珠的星子在夜裡的天際隱約閃爍著,點著微弱燈火的晴明邸窄廊前坐著武士與陰陽師,兩人面前各自放了一個托盤,盤子上擱著一壺壺已然空了的酒瓶,陰陽師微瞇著細長的美麗鳳眼,望著眼前已半醉的武士紅著被酒薰紅的雙頰,揮著手。

「唔…晴、晴明啊…再、再來一壺!今晚不醉不歸…唔…咯──」博雅帶著濃重的酒氣邊說話地打了一個好大的酒嗝,臉紅得像是什麼似的,對著他面前號稱千杯不醉的陰陽師慫恿道。

陰陽師半睜著眼地抿緊了嫩紅色的唇瓣,對住武士的醉眼時,便馬上曉得武士已經醉了,當然,他的醉言醉語倒是不必搭理,不過,依他這種百分之百已然醉了的情況,還能自己安然地走回家嗎!?

好像不太可能!

陰陽師一抿嘴,突然站起身來跟著踱近武士,看來博雅今晚得留宿在他家了…

武士見陰陽師慢慢地走近自己,便高興地又打了個酒嗝,隻手揮向空氣,好像正同陰陽師舉杯對酌模樣,「唔…好…好…晴、晴明…再、再來…嗝…一杯吧…」武士說著,邊仰首呼了好大一口氣,使得他的周身充滿了難聞的酒氣,陰陽師見他已經喝得神志不清了,知道他現在不論說了什麼都一定是醉言醉語,當然,他的話他一律忽略,不打算搭理了。

「你今天就在這兒住一宿吧…」陰陽師邊輕緩地說著,邊動手攙扶起半坐的武士,將他的一隻胳臂掛上自己的瘦弱的肩,扯著唇線微笑了。

武士不曉得輕聲咕噥著什麼,見陰陽師朝他靠了過來,便大剌剌地將自身的全部重量交給了陰陽師,貪婪地嗅著陰陽師那沒讓酒氣沾染的芳香味道,露出傻笑道:「你好香喔!晴明…嗝…」說著,又打個嗝,陰陽師見狀也不禁輕笑。

「那是因為你臭死了!」陰陽師努著潤紅唇瓣,噘嘴輕喃,「看不出來你挺重的啊…」吃力地扶著武士往他家的內室裡移動的陰陽師將他送至客房的榻上,然後把武士一丟在廊板上,沒想到他也跟著腳下一軟,被武士的重量拖累,然後撲跌至廊板上頭的武士身上,不得動彈。

陰陽師皺皺眉,本欲起身的他卻讓醉到不省人事的呆武士給絆住,狩衣的一大片讓他壓在廊板上頭,就算他現在想移動分毫都無法了。

真是的!

陰陽師大大地歎息,半瞇著瞳眸對住武士那眼底開始游離的精光,難道他只能跟這呆子保持這種樣子睡覺嗎!?
唔…

「晴…晴明…嗝…」

陰陽師搖首歎息了,這呆子就算是醉了也要給他找麻煩嗎…!?
真是的…
唔…
陰陽師回神過來,忽然感覺腰間一緊縛,低首一瞧,原來是呆子竟把他當成了抱枕給抱在懷中了,唇邊還泛著微笑,輕聲地喃了一句話。

「唔……好軟…」翻身將陰陽師一攬,單腳囂張地跨上陰陽師的。

陰陽師翻翻白眼,暗自感到好笑又無力,真是廢話!
他是個’人”,不是軟的,難道還是硬的嗎!?

「嘖!重死了…」喃喃抱怨著的陰陽師似乎錯聽了武士的酒後的半夢低喃。
下次他得記住千萬不要讓博雅喝光半數的酒才行…
要不然,苦的人會是他…

「晴…明…來喝酒…」

陰陽師微笑,「你啊…」歎息著,「真不知該拿你怎麼辦才好…」

「……晴明…一輩子…朋友…」還在做夢的武士輕語,笑得好不開心。

瞪眼的陰陽師盯著武士的睡顏,「是啊…一輩子…」然後,陰陽師低低輕語,甜蜜的微笑在黑暗中隱隱泛起…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