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師同人之三十六御題》二八/誓言



晴明邸。

夜裡涼風陣陣,蜜蟲在窄廊前點著了燈火充當晴明與博雅的照明,然後與陰陽師主人形影不離地侍立一邊,等待主人的下一個吩咐。

今夜是個沒有星月交輝的夜晚,依著那盞在風中微弱搖曳著的燈火,此時吹拂而來的晚風令博雅忽然間憶起很久之前他與晴明一同替吉子姬解決了好友復仇的那件舊事。

晴明說過,天、地與時間不時地在改變,難道人也是這樣嗎!?

或許是吧!

人由小至大,由懵懂無知到深知人情事故,每一天都在改變著,每個人會在自己的人生裡頭遇上各式各樣的人、事、物;當然,每個人遇事遇人的反應也各自不同,就如吉子姬遇上了好友雅子姬,她們相知相惜,是很好的朋友。

可是這樣的友誼卻因為一個男人而變質。

原來,吉子姬與這個男人相戀,雅子姬卻非常反對,吉子姬因此雅子姬產生了誤解,等到雅子姬染病去世之後的吉子姬卻發現自己念著雅子姬不忘,天天活在雅子姬想對她復仇的恐懼之中,不得已只好請晴明幫忙,晴明幫助倆人見了面,把話談開之後的吉子姬才發現自己所愛非人,雅子姬竟是因為被那男人下了慢性毒,因此毒發身亡,雅子姬先前反對倆人來往是因為她早已與那男人交往過,但是那男人轉而把目標移到好友身上。(關於吉子姬的故事請參閱”醉臥陰陽”之<吉子姬 卷八>)

她非常擔心吉子姬,又覺得自己如果托出實情的話,沉於戀愛的吉子姬也不會相信的,所以含怨隱瞞了她,沒想到她的單方面反對竟讓自己早逝…

博雅回神輕喟一聲,望著晴明邸院落的櫻樹的光禿樹梢歎息,引得陰陽師一個側目而來,笑語輕問,「怎麼了啊?博雅…」陰陽師微微扯唇一笑,跟著博雅的視線望去,是他院裡那已花落無蹤的櫻樹梢,回頭再問,「櫻樹怎麼了嗎!?還是你想說今年你沒來得及看這株櫻樹開花而感到遺憾呢?」

武士聞言回眸來,「喔…只是想起吉子姬的事罷了…」

陰陽師聽了也只是微笑,「原來如此!不過,那之後過了也有一年了吧…見不到好友的吉子姬想來也應該非常懷念雅子姬的…」將扇柄抵在自己那尖尖的下頷,陰陽師喚過一邊的蜜蟲斟酒。

「唔…是啊!」武士嘆了一聲,忽然道:「不過…晴明啊,等我們老了以後應該也是在你家的窄廊下像今天這樣飲酒、聊天吧…」

「唔…什麼?」正專心品酒的陰陽師略微低著首,喝光了碟中的酒液,撇著讓酒液沾溼的潤紅唇瓣,因為他沒聽清楚武士唇邊喃著的那句話,一個抬頭睜眼問。

「我們老了之後應該也是這樣吧…」自問自答沒理會陰陽師的問句的武士對著抬頭來的陰陽師笑咧了嘴。

「啊?」陰陽師瞪眼,顯然沒聽見博雅適才的自說自話的表情。

「晴明啊…」武士除了笑,也還是笑,因為他想見未來的時間他們都能像這樣膩在一起,他就覺得非常的感動,「我絕對不會離你而去的!除非我們其中一方先行離開,不然,我們的友誼會永遠不變……」傻笑。

陰陽師此刻已然抿著唇,聽著武士的溫暖言語,撫平了他心底的缺憾,卻裝作什麼都沒聽見的模樣,不在意地輕問:「你醉了嗎!?博雅…你都還沒喝上多少呢…」

武士聽了哭笑不得,「晴明!什麼跟什麼啊…你真是的!」抱怨。
晴明老是這樣打斷他難得的心情。

「喝酒吧…博雅…」陰陽師搖著扇子微笑。

誓言嗎!?

唔…如果說這句話的人是呆博雅的話…那麼,他會考慮相信他吧!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