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習慣被人道謝的皇甫天霽只覺得耳根一陣燙熱,忍不住咬咬唇,傲然地輕哼道:「那當然,如果連自己的人都無法保護,我這個皇子殿下的臉要往哪裡擺!?」

呵呵,這個愛面子的殿下其實還挺可愛的嘛!

埋在皇甫天霽纖細的頸窩裡,聽他這麼說的洛唯忍俊不住地笑了出來,讓皇甫天霽一陣尷尬地咬牙,想伸手推開洛唯卻又因全身無力而使不出一點力氣來,直到洛唯發現他的掙扎,這才好笑地微微放鬆擁著皇甫天霽的雙臂。

「怎麼了!?你有哪裡不舒服嗎?」

盯著洛唯正面上帶笑地望住他,漲紅了整張臉的皇甫天霽於此時看來有點魅惑,那柔軟的淺紅色唇瓣在洛唯的眼前微然開闔著,誘人採拮的模樣讓洛唯盯著那有如花瓣的柔唇失了神,耳畔只溜過皇甫天霽一句負氣的話,「你笑什麼!?」

早就知道皇甫天霽是個擁有天使面孔的惡魔,但是他還是覺得他實在是很美麗,尤其此刻的皇甫天霽還全身軟棉棉地躺在床上、無力招架一切的樣子竟然有種柔媚的感覺......

恍神地看著面前的皇甫天霽像極了被拔除利爪的獵物般溫馴可人、姣美的丹唇拚命地在他眼前一開一闔著(雖然話意不善),他突然好想嘗一嘗那瓣柔唇裡的味道。

「喂!我在跟你說話,你──唔!?」

於是,在皇甫天霽的話未竟之時,洛唯突如其來地用兩手捧住他的臉,而後將唇緊緊熨貼而上,以緩慢且溫存的方式親吻因為他這個突然的舉動而瞪大了雙眼、還在呆滯中的皇甫天霽。

當如絲般的柔軟的觸感緩慢地沁入了洛唯的神志裡頭之際,他忍不住在心底讚嘆,原來吻的感覺竟是如此美妙;還記得之前他輕輕吻上皇甫天霽的丹唇之時,並沒有感受到像今日這樣子的感覺......

彷彿,心底似乎有什麼因此而融化了一般。

「......」抬頭與皇甫天霽對看的洛唯發現對方已經被他嚇得神遊去了,忍不住離開了皇甫天霽的軟唇,然後勾起一抹笑來,輕喚道:「天霽!?」糟糕了,這個動作會不會是對他打擊過大了啊!?嚴格來說,他現在還是個病人呢......

「......嗚!」孰料,皇甫天霽回過神來之時已是面紅耳斥的模樣,他瞪著正在微笑的洛唯,而後趕緊以手掩住唇與心音怦然的胸口,登時結巴道:「......無、無禮!你這個人──」

看著皇甫天霽挪退了幾許,一副受驚的樣子,洛唯卻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你、你──」似乎察覺自己被嘲笑的皇甫天霽跟著擰起眉來,頓時隱怒了。

洛唯卻是笑著將皇甫天霽壓上床,然後看著他瞠目結舌到無法反應,這才緩慢地斂起笑容,眼眸轉深:「......你知道嗎!?其實我在墜機前前發誓過的,如果我沒有死,我一定要交個女朋友的......」瞥著被壓在底下的皇甫天霽拋了枚不以為然的白眼過來,洛唯忍不住扯唇笑了笑。

皇甫天霽冷哼一聲,洛唯的自白讓他忘了自己被他人壓在身下的這個禁忌:「那又怎麼樣!?還有,『女朋友』是指什麼!?」

「『女朋友』是指類似意中人的意思啦!」洛唯解釋,覷著身下的皇甫天霽哂笑地輕哼了一聲,續道:「我找到他了。」雖然不想承認,但是他無法對自己的心情說謊、更不願欺騙自己,就算他找到的這個『女朋友』不能算是『女朋友』,他也只好認了。

誰叫他戀上了呢!(就是台語中的“愛到卡慘死”。)

「哦!?」蹙攏起眉頭的皇甫天霽聽見洛唯這麼說的同時,心頭忽然間感到一陣的絞痛,讓他不禁咬唇撇首,只能嚥下心底的苦澀。

「所以,你認命吧!」洛唯快樂地笑著宣佈,讓皇甫天霽驚訝地轉回眸子,那雙顯得綠意盎然的眼底清晰地映上洛唯那張大大的笑臉。

「什麼!?」

「因為你就是那個我想要牽手的人。」洛唯微笑,望著皇甫天霽震驚的表情,當場怔愣住了。

他......剛剛說了什麼!?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