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著,龍擎要燄無雙先休息一會兒,自己卻起腳離開了茅廬、走出了後山,又回到盤龍堡內,而且一邊走、一邊思考的龍擎發現了一件怪事。

盤龍堡的所屬領地過大,分為十宮六殿,其間又有九曲迴廊相通,還有小橋流水,而平時沒有半個人會注意到的後園裡、迴廊間都派有二名盤龍堡的家僕正忙著灑掃著,這樣的情況讓龍擎覺得納悶非常,於是攔下一名已完成份內工作而即將離去的僕人問清楚緣由。

「這是怎麼回事!?」龍擎伸手攔住了一名原本屬於盤龍宮的侍人發問,然後聽著侍人緩慢放下手中的打掃工具,戰戰兢兢地說著理由。

「稟報總管,其實是少主聽說他的好友,棲鳳山的少主鳳萳書要來拜訪他,所以命令我們將庭園與十宮六殿全部打掃過一次。鳳少主大概再等會兒就會到了。」

龍擎聽了恍然大悟,難怪他經過的地方都有人,明白了原因的他於是揮手讓侍人退了下去,自己跟著邁步進入盤龍堡的盤龍殿;等到他一踏進殿內,龍擎第一眼就發現自家主子正坐在殿上,而且與一名他從未見過的麗色男子談話,他百般狐疑地走了過去,這時的龍瑜飛已望見龍擎走來,忙瞥向那名身著白衣的麗色男子道:「我來介紹,這是我的隨侍龍擎、這是我的好友鳳萳書。」

龍擎揚眉,難道他眼前這名正朝他露出微笑的麗色男子就是棲鳳山的當家,鳳萳書嗎!?

那細細的眉,襯著那雙狹長又精明的鳳眼,小巧的鼻與紅潤的唇瓣,怎麼看都太過秀麗,而且,不是說棲鳳家代代皆為女子當家,怎麼冒出一名男子呢!?

「鳳少主!?可是下人說鳳少主等會兒才到呀......」疑問的目光在龍瑜飛與鳳萳書身上直打轉,不一會兒察覺自己實在是太過唐突後忙著躬身道歉,「抱歉,少主,我太僭越了。」

「大驚小怪了,龍擎,鳳萳書才不會計較。」龍瑜飛笑著擺手、可是鳳萳書的臉上卻掛著大大的笑容,不懷好意的那一種。

唔,太有趣了!相信這個叫......”龍擎”的人,是吧!?玩起來一定非常過癮......

「龍擎,多多指教呀!我是鳳萳書,龍瑜飛的好友。」鳳萳書微笑地伸出一隻手遞向面色有幾許遲疑的龍擎,詫異的龍擎忍不住回眸請示主子並取得同意之後,這才緩慢地伸出手來回握住鳳萳書的纖掌。

「我也要請鳳少主多多指教。」龍擎基於禮貌地回道。

鳳萳書並沒有生氣,只是呵呵地笑了兩聲,便結束了他們的談話。

是夜。

等到月兒上了樹梢之後,萬籟俱寂;龍瑜飛由於太久沒見到好友鳳萳書,所以吩咐龍擎不准來打擾他們的敘舊,所以他又回到茅廬去,只是這下子,他又得傷透腦筋了!

因為『他』並沒有把霜兒的生死放在心上,就連跟龍瑜飛提也不提那烈燄丹的事情,如果『他』不說出來的話,那就得換他接棒去傷腦筋了!嘖,這龍擎不想辦法卻又想要他救那個女人,這不是強他所難嗎!?

從以前他不就說了嗎!?管他什麼狗屁的『上尊下卑』和『君臣有別』!如果想要那個姓龍的少主幫忙的話,乾脆直接跟他說一聲不就好了!?他要真的不幫再說嘛!

龍擎氣忿地一腳踱進屋內,然而早有準備他和白日的龍擎不一樣的燄無雙還是被他的氣勢給嚇了一跳,於是抖了一下纖肩再回過頭來:「你做什麼又回來!?」燄無雙睜眼淡道,「你不是很討厭我!?」

燄無雙真的不是故意要這樣問的,只是她覺得非常奇怪,如果夜晚的龍擎討厭她,那又何必跑這麼一趟呢!?難不成是白日的龍擎要他這樣做的嗎!?

猜想中的燄無雙怔然,沒發現此時的龍擎已經坐到她身邊了,而且正居高臨下地睥睨著她,也端詳她的小臉有好一陣子了。

老實說,燄無雙真的很美,是那種不染汙塵的美麗,由於她的天真與不知人間險惡,也才會繼續待在這間茅廬內吧!要不,普通良家女子早就心生逃避了,而她卻沒有,甚至從她臉上望不見她對他有過一絲的懼怕。

她是個奇異又特殊的女子,也唯有這麼特別的女人才配得上他!

「不,應該說──我喜歡妳!」

雙眸閃亮地瞅著燄無雙許久,龍擎邪氣地將唇一勾,爾後猝不及防地以指尖抬高了燄無雙那張驚詫的小臉,最後準確無誤地吻上她的唇瓣;當那兩唇相觸的溫潤觸感教燄無雙忍不住倒抽了口氣、瞪大了雙眼之時,她似乎也一併感到了唇上正竄出一抹激烈的電流將他們相接的唇黏得更緊。

「你──!」

輾轉地吸吮與奪取無雙口內的蜜液的龍擎不得不逸出一聲滿足的歎息,因為他竟然覺得這樣抱著她、吻著她的感覺實在好到沒話說。

『他』撿了個寶......哦~不,是他撿了個寶!

「你......唔......」燄無雙厭惡地猛推著要將她完全納入懷裡的龍擎,心頭上那抹激烈旋動的怦然讓她不知如何是好,而且她不是已經發過誓了,說她只屬於龍擎大哥的嗎!?那現在為何又對這個無賴動心呢!?

不!不!不該是如此的!

「放開我......」燄無雙見扳他不開,只好別無他法地狠狠囓咬了龍擎一口,繼而將他使力地推離自己,然而,望著眼前滿臉風暴的龍擎,燄無雙剎那間害怕極了。

「妳......討厭我!?」

「不......」燄無雙搖頭、臉色微變,「我說過我只愛龍擎。」

「我就是!」他狂傲地宣佈著。

「不......你不是他......」燄無雙再度搖著螓首,慢慢地退往床內,望著龍擎的步步進逼,她實在懼怕他會對她做出什麼事來了。

「我就是『他』,『他』也是我!」龍擎篤定地道,俊顏上的表情愈來愈可怕,像是要將眼前的無雙也給吃了似的駭人。

「不,你別過來......」

最後,龍擎奮力一撲──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