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8695286.jpg 

第三十三回 前景

黑鷹覺得有趣地瞟著玄冬那張驚訝的臉龐,揚著唇角、歪首輕聲地疑問道:「你不相信?」

「不......」玄冬愣愣地搖著頭,正好在這個時候,一旁的花白終於轉醒過來,他那顯得迷茫的表情立即讓玄冬暫時放棄了思考。

「花白,你感覺如何!?你有哪裡不舒服嗎......」

一睜開眼的花白馬上被玄冬出口的疑問給兜頭罩住,結果使得神志還未完全復甦過來的他,回話的速度硬是慢了好幾拍:「......啊?」

「玄冬,這呆小子還沒完全醒呢,你就別一下子問他這麼多問題了。」黑鷹忍俊不住地笑著。

玄冬抿起唇來,沉默。

「......這裡是?」微瞇著眼,短暫地適應了塔內的光線後,花白轉頭看著四處,眼底載滿了滿是茫然的情緒:「我怎麼會......」

黑鷹笑了笑,再把同樣的話說了一次:「這裡是管理者之塔。」

花白眨著不甚明白的眼:「管理者......之塔?」

「對。你應該沒有忘記在來到這裡之前的事情吧!?」扠著腰的黑鷹笑咪咪地問。

花白的神色隨著話落一怔,在來到這裡之前的他──

頓時回想起之前不久所發生的事情與場景,花白的眼瞳一個緊縮。

「我......和玄冬遭到圍捕......」鯁著聲,花白的語氣顯得艱澀不已;同時間,玄冬的表情也不是很好看。

「答對了!」黑鷹笑得十分愉快,對著花白頷首:「你總算把整件事情拼湊起來了!」

終於記起了事情的始末,花白於是轉頭瞪向黑鷹:「不過,你怎麼也在這裡啊!?」

黑鷹登時無奈地勾起唇,在擺擺手之後故作莫可奈何模樣地逸出一聲歎息:「你忘啦!?是我從對方手中救了你們的唷!」

花白頓時無語地瞅著他。

「話說回來,既然你們是在跑路,那麼你們幹嘛大剌剌地走在人來人往的街上當標靶給人宰啊!?」黑鷹的視線來回地望著兩人,疑惑地問。

花白瞬間抿唇不語,而玄冬也不知道自己該說些什麼。因為這一點他們都沒有想到......

這兩個養尊處優的大少爺啊......哎哎......

「啊啊,看你們這樣還真是沒有半絲的危機意識啊......」黑鷹忍不住搖搖頭,原來跑路其實也是一種專長。

兩人被黑鷹語氣中的調侃給嘲笑得低下了頭。

「不過,玄冬啊......」

被呼喚名字的玄冬馬上疑惑地抬起頭來:「?」

「沒想到你在離開前還給爸爸做餞別宴,爸爸看到的時候都忍不住哭了呢!」

「啊?」玄冬一臉茫然。

黑鷹假哭地伸手拭著淚:「因為那桌菜全都是爸爸最討厭的海鮮啊......」

「......」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