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8695298.jpg 

第七章第七節/監牢密地9 (附記:= ="  要集滿10回嗎......)  >>被打

 

女管家將兩人領出鐵牢之後,江臨水便與尹容分了開,各別被兩名女僕領進一間房裡。

望著整齊的偌大房間,江臨水無言了一下,這才回過頭去問將他引進門裡的女僕。

「妳們這是什麼邏輯!?哪有人死到臨頭了卻還給犯人能夠舒服地在華美的房裡躺上個一天的待遇!?還是說妳們紅梅莊的女人都喜歡這樣凌虐別人的......」挑著眉頭,江臨水甚有介事地問著,然後便看著那兩個女僕在聽見他的疑問之後,忍不住掩嘴笑了起來。

「這位公子,這是莊主的命令,先讓你們洗個舒服的澡,等會兒也比較能夠取悅莊主的意思。」

「......」江臨水無言了好久,這紅梅莊的女人果然都是變態的升級版......

「那麼我們就在門外等候公子。」

「......」果然還要派人看守!?夠變態的......

「公子,浴池就在房內偏廳。」

看著兩個女僕轉身走到門外,並且臉帶笑意地替他關上房門,江臨水突然有種想踹門而逃的衝動。但是他沒有這麼做,其實是考量到尹容還在她們的掌中。

江臨水瞪著門板發呆,這下子可好了......身陷囹圄無法脫身。

一時間也沒了主意,江臨水無奈地坐在桌邊發愣,時間就這麼匆然過了半刻,他還是沒想出任何法子來,倒是又在空氣裡嗅到打從他進入這座紅梅莊之後,就一直聞道的奇怪味道。當初他以為是他嗅覺出了問題,但是沒道理會一直聞到,而且這還不是當時他們中招的迷香味......

思考著,江臨水邊走入內室裡,果然瞥見一池冒著氤氳熱氣的池水,於是緩慢地卸去了身上的衣裳,乾脆給他泡個痛快。在與尹容離開客店後,就沒再洗過身了,這時候剛好順便一下。反正愣著也想不出好法子來脫困......

心底喃喃自語完畢後,江臨水也差不多洗淨了,於是從池水裡爬起身,取過一旁木櫃上方準備好的乾淨衣裳換上,再穿上外袍。等他轉回頭看著自己放在池邊的髒外衣,於是興起了一個念頭,於是他咧了咧笑,最後將灑滿花瓣的池水拿來洗髒衣服。

反正是順便嘛~~(偷笑中)

「......這是給妳們一個教訓!哼哼......」

很歡樂地用了這個不須動武的法子報了一點小仇,江臨水撈起自己的溼衣服擰乾,接著再從腰間裡的百寶袋中掏出一張符紙,捻在手中之後,那瓣總是潤紅的唇於是緩慢地蠕動著,緊跟著出口的便是一串聽不清的咒文。

「火來!」瞬間,從符咒裡冒出一股熾燄,江臨水見狀忙扔下符,接著取過溼衣攤在火上烘烤,沒多久便將衣服烤乾了。

「當初叫師父教火燄符是對的......」收起衣物的江臨水滿意地喃喃。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